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太虚化龙篇 > 第四十七章 走得慢,死得快
    高月楼。

    这场宴席,初时还算气氛热络,人皆融洽,欢声笑语。

    但到了此时,当陈王的话语,转到了银两这方面,便让这一场宴会,完全变了性质。

    在此之后,宴会的气氛,隐约有了些异样。

    尤其是对于庄冥而言,更是如此。

    各种复杂的目光,朝着他投来,有怜悯者、有嘲讽者、有幸灾乐祸者、有平静如常者。

    而庄冥在此,虽然谈不上如坐针毡,但也颇不自在。

    他看着眼前的山珍海味,夹了一口,却也只觉索然无味。

    只是前次,在楼船之上,他提前离席,而这一次,王爷在此,他便不可提前离席。

    东胜王朝的礼仪风俗,规矩秩序,一向颇有讲究。

    长者在席,晚辈只得作陪。

    长者离去,晚辈方可散场。

    而在这场宴席中,论起地位,陈王最高,而论起岁数,林老最高……除此二人外,其余人等,包括庄冥在内,若提前离席,便是大不敬之举,无礼之徒。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在歌舞乐声之中,宴席方是散去。

    林老称不胜酒力,又夹了一口素食熊掌后,告退离去。

    而在此期间,庄冥只是陪饮了三杯,尽都以真气化解。

    他本以为,陈王还会继续发难,例如在酒量这一方面,让他难堪。

    但陈王似乎也觉得,坑了庄冥二十万两,让众人知晓他庄冥依旧被王爷不喜,便已达到了目的,也就没有再次发难。

    在饮过酒后,场中的气氛,再度变得热络,那种异样之感,似乎也消散了去。

    觥筹交错,欢声笑语。

    直至散场之时,众人之间,仍然有些不知真假的唏嘘不舍,有些人相互间又约好了,待下回再痛饮千杯,不醉不归。

    庄冥则没有多加理会,实际上,饮酒期间,也没有多少人来找他寒暄。

    之前他初入高月楼,倒是不少人来跟他客套一番,甚至有人为前次官府查封庄氏商行时,表示观望甚至隐约落井下石的举动,表示十二分歉疚。

    但如今离开高月楼,众人已知陈王对他仍然不善,便也没有多少人敢再冒着得罪陈王的风险,去巴结这个不知何时就会倒下的十三先生。

    乾阳走在前头,殷明推着庄冥,旁边跟着侍女霜灵,离开了高月楼。

    不少目光朝着这里看了过来,却又收了回去。

    似乎没有一人发现到,庄氏商行的十三先生,已经离开了高月楼。

    ——

    庄冥回望一眼,笑着摇头,自嘲了声。

    “人情冷暖,不过转眼之间。”

    “我入高月楼,他们以为我与陈王化干戈为玉帛,故而为求生意上再度合作,而对我颇为热情。”

    “我出高月楼,众人皆知,陈王与我仍是不和,避免因此被陈王记恨,而让自家蒙受损害,便视我如无物。”

    “常言道,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世人攘攘皆为利往。”

    他拍了拍衣摆,笑道:“回去了。”

    霜灵略有迟疑,眼神中带着几分担忧,道:“公子……”

    今夜宴席,陈王逼迫公子,不但让公子难堪,更是折损二十万两之巨。

    这些年间,公子算无遗策,从未吃过这样的亏。

    如今吃了这样的大亏,又加上高月楼中,原先热情的众人,尽都避之唯恐不及。

    她心中颇是担忧,隐约怕公子为此而心中积郁。

    庄冥摆了摆手,笑道:“你觉得今日陈王胜我一筹,我便会失了心气?还是觉得这些庸人的眼光,便能让我心中颓然?不要看轻了你家公子,我心态若是如此容易崩溃,也难成大器,何以能有今日之成就?又如何去开创我未来之成就?”

    霜灵闻言,浮现笑容,狠狠点头,嗯了一声。

    说得也是,公子是何等人物?

    见过了多少风雨?

    从无到有,白手起家,得成今日的庄氏商行。

    陈王胜了一筹又怎样?

    公子迟早会讨回来!

    这些人疏远了公子又怎么样?

    他们在公子眼中,也只是庸人而已。

    “走了。”

    庄冥这样说着。

    但是话音才落,他眉头一挑。

    殷明停了下来。

    乾阳转过身子,面向那边。

    霜灵不明所以,但却被庄冥拉住了纤手。

    “不妨事。”

    庄冥笑了声。

    霜灵只觉公子手掌比自己更为柔软,却又十分温暖,心中微欢,脸上不禁浮现些许红润色泽。

    庄冥看向那暗处之人。

    只见那人徐徐走出,身着黑色衣衫,身材笔直,淡然道:“陈王麾下,见过十三先生。”

    庄冥平淡道:“是来取二十万两的么?庄氏商行固然庞大,但如此巨资,也不是一日两日便可筹齐的,须得等上一段时日,再交付官府……”

    那黑衣男子轻笑了声,目光在乾阳和殷明身上扫过,稍有忌惮,只是最终落在庄冥身上。

    “十三先生切莫误会,王爷一向体谅,今日不也让您止住心中冲动么?让您莫要为了心中善念,为解救灾民,便投入全副身家,足见王爷心如明镜。”

    “呵呵。”庄冥笑了声,道:“你这人倒是有趣,睁着眼睛说出来的话,倒像是个瞎子一样,真是让人想一刀劈了你。”

    “十三先生可莫要冲动,小人是王爷麾下,您杀了一批,已经让王爷恼怒到了极点,再杀一个,必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黑衣男子含笑摇头,说道:“王爷也不是多么冷静的人,否则今日也不会发难,您要是真杀了我,他定是不顾一切,先将你庄氏商行,尽数平了的,至于后果,便只好后面再说了……”

    “废话少说,直说便是,你此来是替陈王传来什么话?”

    庄冥平淡道:“我懒得与你这下人置气,陈王分量自然是高,他门下的狗还没有资格在我庄冥面前狂吠。”

    黑衣男子面色微沉,冷声道:“你倒是自视甚高。”

    庄冥缓缓说道:“我从不看低自己。”

    实际上,若按以往常理,无论对方如何张扬跋扈,他倒也不会过多得罪。

    此人毕竟是陈王麾下,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也须给些敬意。

    常言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别说民间商贾之流,就是许多朝堂上的官员见了这人,或许也都是放下身段,去赔笑讨好的。

    可是现如今,庄冥与陈王,几乎都撕破了颜面,怎还会顾及陈王麾下的一个武者?

    “王爷的意思是,二十万两,也不算少了。”

    黑衣男子缓缓说道:“所谓树大招风,倘如这笔银两,经你庄氏商行出去,会引来怎样的风波甚至祸患,你自己心知肚明……”

    庄冥平静道:“那王爷是什么意思?”

    黑衣男子说道:“王爷的意思是,他暗中替你捐出七成,余下三成,再以庄氏商行的名义捐出,也免得你庄氏商行当了出头鸟,引来不必要的祸患,王爷可是替你着想。”

    庄冥冷笑道:“不就是他要吃掉这七成银两么?我给了便是……”

    黑衣男子悠悠说道:“你曾答应过王爷,从今之后,庄氏商行的一切得益,均分半数……这七成银两,不过十余万两而已,远不到半数的。”

    庄冥深深看了他一眼,才缓缓说道:“话已带到,滚罢……”

    黑衣男子面上露出嘲讽之色,正要开口。

    嘭地一声!

    乾阳神色漠然,缓缓抬脚。

    而在他脚下,街道上铺地的石条,已迸出无数裂缝。

    “滚!”

    “好一位十三先生,真不把王爷放在眼里。”

    黑衣男子蓦然拂袖,倏忽退去,隐入黑暗中。

    庄冥目光冰冷。

    殷明倏忽而动,伸手一挥。

    地上的石块,陡然被他劲风挥起,宛如利箭一般,射入黑暗之内。

    噗嗤一声!

    蓦然响起一声惨叫。

    “庄冥!你敢!”

    “断你一臂,权且作为教训。”

    庄冥淡然道:“陈王只敢让我破财,不敢发难而杀我,也不至于为你一条狗腿,而与我翻脸。”

    黑暗中一声怒吼。

    庄冥微微闭目,轻叹了声。

    霜灵迟疑道:“公子?”

    她心中惴惴不安。

    这是公子第一次,在她面前,流露出这样的神情。

    “此人回去,必添油加醋,反正如此,便断他一臂,泄我心中不快。反而,陈王会觉得,此人张扬跋扈,才触怒了我,话也未必可信。只是,事已至此,信与不信,无关紧要,陈王必要杀我,而我也要动他。”

    庄冥睁开眼睛,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月亮,伸手入袖中,抚摸着幼龙,语气稍低,自语道:“我的力量,不足以盖压当世,用计终究只是取巧,纵然再去钻研人心,制定谋划,也仍然敌不住王权大势的以力破法。”

    他怅然一叹,感慨了声,旋即低沉道:“事情,要加快进程了,在筹集二十万两之前,务必灭掉陈王。”

    他抬了抬头,又望了望西侧。

    东胜王朝的诸般物事,各类天材地宝,能够得到的,他都已得到。

    但还远远不够。

    “灭了陈王,稳住根基,便须得尽快处理海外,福老和岳廷那边的事了。”

    ——

    高月楼中。

    角落之处。

    书生抬头看了看星辰。

    旋即低头,看着怀中的铜镜。

    “怪事,陈王如日中天,竟有几分灾星罩头的意味。”

    “尤其是刚才,他逼迫那位十三先生捐出二十万两,瞬息之间,运势骤降,灾星与他命星间隔,竟然缩短了一半。”

    “难道是陈王逼捐,暗中贪墨,将会事发,被朝廷所灭?”

    “可也不对……”

    书生眉头紧皱,心中忽然想到了那个双腿残疾的年轻人,露出惊异之色。

    而就在这时,铜镜传来声音。

    “这位十三先生,分明运势被压了一层,但是他气度犹贵于陈王,而且他身上一股大势,渊深莫测,遮掩了命格,造诣精深如本座,也看不透他。”

    “老师此言何意?”

    “陈王之劫,必是源自于此人。”

    “他不过人间商贾而已。”

    “他绝不简单,不单是因为本座看不透他的运势,更是因为,从头到尾,面对执掌淮安权势的异姓王,他也未有半分惧意。”

    “哦?”书生隐约想到什么,略有沉吟。

    “他动了杀机,陈王运势骤降,以本座料来,不出三日,陈王怕有灭顶之灾。”

    “不是说聚圣山福地,斩尽了此界修行人么?怎么还有修行中人?”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不要多加理会,你尽快炼就真气,离开东胜王朝,离开这聚圣山福地。”

    “何必这么急?”

    “急?知道本座是怎么死的么?”

    “怎么死的?”

    “就因为走得慢了才死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