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祖行 > 第四百章 玄针破印之相
    “我观姐姐印堂有悬针破印的面相,再看姐姐印堂黑气的浓郁程度应该是最近有劫难发生,不过好在姐姐悬针破印的情况并不严重,显然是福报盈身此劫注定是有贵人相助••••”

    金自豪说到这里不说了,看样子倒是拿捏起来了。

    “小弟弟你怎么不说了,你说的这个贵人指的不会是你吧?”

    李云慧见状好笑,这种江湖术士用惯的伎俩他自然是不信的,闻言带着一丝调侃的语气揶揄道。

    “姐姐自然知道了我也就不卖关子了,不错能帮姐姐渡过这次难关的非我莫属。不过小弟我帮人渡厄不收钱财,只要姐姐将手机号码告诉我就行。”

    金自豪眼珠一翻计上心来道,他的道行有限虽然能看出李云慧身上有劫难但具体的情况却说不清楚,也就是面相中说的只能看天命却看不出人运。不过好在他还记得自己过来的目的,二名话便将话题引到了正题上。

    “我说呢,敢情你绕了一大圈子还是绕到了手机号上了。不过你比刚才 那个小妹妹强点,看在你费了这么多心思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不是会算命吗,你就给我身旁这位先生算一下,要是算的对我就把手机号给你。”

    李云慧闻言拆穿道,虽然不信这个年轻人是什么半仙,但作为女人还是感性的。对金自豪先前说的话还有些半信半疑,闻言指着李尚善对金自豪道。李尚善的身份颇为神秘连她都不是很清楚,要是金自豪难免说的八九不离十,那她就认了。

    “这好办,待我细看一下这位先生。”金自豪听了后心中一喜,知道李云慧已经对他产生了兴趣。仔细地看了一下李尚善的面相后他轻咳了一声,随后信心十足地道:“姐姐,我这就说了,你可别怪我得罪人。这位小哥依我看应该是你的手下吧,令人可惜的是他虽然天资聪颖却命格不好,从小父母不在身边,一生困苦占不得半点财势,尽是为他人张罗自己却只能勉强维持温饱,不过晚年会转运,也不至于太凄惨。”说着还颇为同情地看了李尚善一眼。然后一脸高深莫看向李云慧,然而迎接他的却不是李云慧惊讶的目光,而是一阵压抑不住的笑声。

    “咯咯,笑死去了。我就说你怎么可能是半仙呢,别说你装的还挺像,差点把我都给唬住了。小弟弟你在学校应该没少用这一套骗女孩子吧。李尚善你听到了吗,他说你一生困苦占不得半点财势,现在的半仙胆子都这么大吗,怎么什么大话都敢说?”

    李云慧闻言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来,她虽然不清楚李尚善具体的身份,但从种种迹象看来李尚善背后都有张恐怖的关系网。这张网恐怖地能将黄家这种家城大族碾压成渣子,然而金自豪却说李尚善沾不得半点财势,这简直是她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

    “姐姐,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这可是我金家秘传的相术是不可能出错的,你就算不想给我手机号也不能这样污辱我吧!”

    听到李云慧的笑声金自豪顿时羞愤难平地急道,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他虽然具体的事说不准,但像这种拼命格的事他自认不会出错,对家族传承的信任让他本能地认为李云慧是在耍赖。要是往日倒还罢了,但今天他可是在赌局上压了个个难得的宝贝的,就这么输了他委实觉得冤枉,因此不觉间语气也变得尖锐起来。

    “小弟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本来就是你说错了嘛。李尚善的事你一件没猜对,我只不过是陈述事实而已。你要是再胡搅蛮缠我就叫保安了。”

    见金自豪的语气变了,李云慧也把脸拉了下来斥道。

    “我什么意思你们自己清楚,我金家的奇门遁甲是不可能算错的。你叫李尚善是吧,你自己的事你自己最清楚,你说我有没有算错?”

    金自豪闻言气不过地一指李尚善,提了一个语调责问道,脸上的肌肉也因为愤怒而不停地抽动,似乎李尚善一个不对他就要爆发似的。好在酒吧中本就喧闹一时间也没人察觉到这里的异常。

    金自豪说完后李云慧脸色一寒刚要发话却被李尚善拦住了。“李总,让我跟他说吧。”李尚善哭笑不得地看盛怒的金自豪对李云慧道。实际上他知道金自豪说的没错,按他已前的命运轨迹他确实像金自豪说的一样,但现在的他修为达到高金仙境,只差一步就要成就大罗金仙果位,他的命运早已超脱三界五行连他自己都看不透更别说只略懂一些相术的凡夫俗子了。

    不过道理虽然简单,却是说不出口。而且他深知金自豪这种人,对自家的传承坚信不疑。自己若是不命了点手段这种人无论如何也是不会服气的。想到这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后道:“小兄弟,我的事你确实没算对,你不是会相面吗,凑巧我也会。我就给你算算,要是你承认我算的对,这事就扯平了。要是算错了,我就让李总将手机号给你如何。”此话一出李云慧顿时不满地瞪了李尚善一眼,见李尚善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后便没有说话。而且说实话她对李尚善所说的也是颇为好奇的。

    “你也会相面,那好你就给本公子算一下吧。快点,我赶时间呢。”

    金自豪闻言一愣,犹疑的目光在李尚善脸上注视了半晌才笑眯眯地道。心中却已然认定李尚善这是服了软,之所以说要给他看相也不过是为了给自己老总找一个台阶罢了。

    “那好,金小哥我可要说了。两天前的早上你因为女朋友有外遇跟她分手,跟她吵了一架后又把那个你女友的那个情人找出来打了一顿。之后便跟着你叔叔来云华市参加一个大会,你叔叔本来是禁止你来酒吧的,今天晚上你趁着劝酒的时机在你叔叔酒里放了安定,这才偷跑了出来。”

    李尚善意味深长地看了金自豪一眼,随后施施然将金自豪这两天的事竹筒倒豆子似的事无巨细地全说了出来。

    “打住,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故意跟踪我。”

    金自豪闻言脸上的冷汗都出来了,忙不迭地起身惊叫道。这些都是他的私事,要说仅凭面相就能看出来他是绝对不信的。想到这他看向李尚善的目光也不禁充满了警惕之色。要知道身为修行世家,他们得罪的人也是五花八样,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人阴了。

    “小兄弟你稍安勿躁,拒我所知奇门甲流传世间的只有三支,分别掌管奇门的天盘地盘和人盘。你们这支应该掌管的是人盘吧,可惜你道行不够只能看人运的常数却看不了变数。需知人的命天命七分人运三分,你若不信,再看看我的面相是不是还和原来一样。”

    李尚善说着脸上灵气涌动,浑身的命格迅速转变。实际上到了他这种境界,早已跳出了三界五行,看人事的命格就相当于三维的生维看二维的空间,而人事间的一切也都影响不到他。

    金自豪闻言再次朝李尚善朎看云,然而他只看了一眼就不可置信地惊叫道:“这怎么可能,你的命格怎么突然变了,这不可能。”实际上李尚善的面貌并尚有改变只是细微处变化了一下,然而就是这些变化让金自豪如此震惊。

    “没什么不可能的,相于心生你是奇门遁甲的传人应该知道心法的重要性。人集宇宙灵气于一身,与天地同体,若只凭几道批评就断定一生乞不是太过简单了。”

    李尚善说着收回灵力,神色平静地看向金自豪道。对他来说人的命格虽然重要,但后天的选择却更为重要,他也是见修行界人材凋零才点拨金自豪一番。至于这小子 能不能进去就看他的缘法了。

    “你一定不是普通人,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吗?”

    见李尚善说话高深莫测,更是一语点出了金氏修行法门的来历,他哪还敢再较难劲连忙服软道。看向李尚善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敬慕之色,奇门遁甲素来有帝王之学的美誉,历代以来只为帝王服务。

    然而艺人不知道的是奇门遁甲有三支传承,分别传承天盘地盘和人盘。天盘侧重修仙之法,地盘侧重战事星象,人盘侧重人事预知。其中地盘传人和平时期不显露于世,只有天下大乱之时也会以传人的身份搅动天下局势。比如汉时的张良三国时的诸葛亮,明朝时的刘伯温都 是传承了奇门的地盘。

    而多家则是传承了奇门的人盘,主要侧重要预测人事。而这些向来是奇门内的密辛不为为人所知, 金自豪想破了头也不知道李尚善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而金自豪哪里知道李尚善的昊天秘卷上记录了三界内几乎所有修行法门,连天盘的修炼之法他也看过。

    正当他疑惑不解地时候却发现手机响了,抬过来一看发现是任俊打给他的、他转头看云却发现卡座上的任俊正眉飞色舞地冲他摇着手机,这才想起限制的时间到了。不过这时候他哪还有比赛的心思,目光复杂地看了李尚善一眼后道:“前辈,是我输了。您说的没错,是我道行太浅,我走了希望下次还能碰到您。”说着向原来的卡座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