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女配开挂中 > 072 民国万象(21)一万推荐票加更
    安闲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少将府的自己的床上。

    额,昨天她听到元丰冲进来弄的动静,感受到自己被他抱起来放到了车上。

    最后呢……最后她在车上睡着了!

    还真是不怕没命呀!

    _(:з」∠)_

    安闲都觉得自己心态是不是太好了。

    “十三姨太你醒了!太好了,我去告诉少将。”

    安闲坐起身,还没来得及说话,伺候她的小丫头就已经雷厉风行的跑了出去。

    安闲也没管,自己下了床,喝了一杯凉水解渴,这才老老实实的等着元丰过来。

    没一会儿,元丰就来了,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下来:“甜甜,你知道吗?昨天晚上玫瑰会所死了很多人!”

    安闲蹙眉,看上去惹人怜惜,不过看着她的元丰却没有什么怜惜之情,他一双眼睛仿佛天上的鹰,阴鸷又凌冽。

    安闲知道,自己要是做出什么不对劲,元丰会以最快的速度在她脑袋上打个窟窿出来。

    “是什么人呀,少将?”安闲既没有装作不知,也没有显得太过平静。

    “很有可能是民军的人。”元丰对她的反应应该是满意的,并没有过于怀疑安闲。

    终究,在他的认知里,女人终究是比不上女人的。

    “我查到前段时间,江河军校的校长居然来过北城,还在我们这里停留过。”

    安闲心中一凝,果然,只要做过,就会留下痕迹。

    申校长来的时候肯定是尽力掩盖行踪,没想到还是被元丰查到了。

    虽然只是马后炮。

    但是也能看出,元丰并不是吃干饭的。

    安闲面上焦急,瞪大眼睛:“昨天晚上那么残忍的事情,难道是共军的人做的?”

    元丰握住她的手,拍了拍,“别担心,他们共军和我们民军本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只是没想到他们那么丧心病狂,甜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把这些事告诉你吗?”

    安闲缩了缩脖子,却没有继续扮演柔弱,“少将,你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吗?少将尽管说,甜甜都是你的人了,你的事情都是我的事情。”

    当然,你的命也是我的。

    对于要元丰的命,安闲是一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

    且不说前世元丰作了多少孽,就说这辈子,要不是看到元丰还有用,他早就被毙了。

    他这条命,可是安闲留下来的,所以以后她收回去,也是应当的。

    元丰满意的点了点头,“是这样的,王帮主周老板他们那里,都需要你去走一走,让他们答应昨晚谈的事。”

    安闲装作懵懂:“昨天不是谈好了吗?”

    元丰脸色一沉,整个人显得有些阴郁:“他们反悔了。”

    安闲面上着急,心中却笑了。

    安大和文武他们进度不错,这么快就让这些人反水了。

    安闲皱眉,没什么信心道:“他们会答应我吗?”

    元丰见她如此,心中也很是烦躁。

    他根本没有抱什么希望,但是现在死马当活马医,总不能让那些人倒向邵青峰吧!

    听说昨天晚上,是邵青峰救了他们!

    可是,那种情况下,他保住自己就很困难了,谁还有那个心情去护着他们!

    元丰并不觉得自己错了,如果再来一次,他肯定也是先保护自己。

    只是却不想因为这个,让他和那些人离了心。

    他就郁闷了,大家都是过的刀口上舔血的生活,难道不是命和利益最重要吗?

    怎么关键时候,那些人倒是讲情谊了!

    而且,昨晚玲珑也死了。

    越想越觉得烦躁,恨不得直接甩袖离开,但是如今甘甜甜是他唯一的希望。

    他不能放弃。

    “没事,你试试就好,成了是你的功劳,不成我也不会怪你!”

    以元丰那霸道独/裁的性格,能够说出这句话,已经是将安闲看在眼中了,也不枉安闲之前在他身上使了那么多力气。

    不过还不够!

    否则昨天晚上元丰就不会只把她带去,而不让她开口发言。

    追根究底,元丰不会把她的能力看得太重。

    既然如此,那么她就让他不得不承认她的优秀。

    只有这样,他才会越信任她,也让她越容易搞事情。

    安闲:“好!我一定努力!”

    说着,就梳洗一番,出了门。

    傍晚时分才回来。

    因为太累,她都没有和元丰说句话就睡了。

    第二天,第三天……整整半个月时间,安闲每天早出晚归。

    在此期间,元丰愣是没有机会和她说一句话。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元丰已经放弃了。

    他就觉得自己魔怔了,怎么会相信一个女人能够办成他办不到的事情?

    结果,就在这时候,安闲来到他的面前,道:“少将,我做到了。”然后美少女晕倒在他怀里。

    安闲只觉得自己这演技实在是出神入化,她还真有这方面的天赋呀!

    安闲醒来之后,元丰对她的态度更好了,已经不把她当女人了。

    他开始带着她出入他的军/机/处,会跟她说一些本不该说的事情。

    当然,要说她是什么心腹,也还算不上。

    安闲本也不是为了当什么心腹。

    在这中间,安闲和石淡两个人经常凑在一起,这也让安闲明白,原来元丰手下的兵,除了一支亲卫外,其余的兵都只是谁是老大,就听谁的。

    不过这支亲兵的忠诚度高到有些吓人。

    安闲看过一次,一个人因为做错事,元丰下了死令,这个死令就是名字那个意思,然后那个人……自己拿了把木仓,“嘭”的一声,把自己脑袋给爆了。

    这件事和太阳军的切腹自尽一样!

    安闲看得心惊,也更心冷。

    这支亲兵这样,明显是不能用了。

    因为他们已经没有自我,全部被元丰洗脑了。

    就算活捉,他们也不会背叛元丰。

    这和古代的死士差不多。

    于是,安闲已经在心里把他们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在七月七日到来之前的六月底,沈危又来了一次北城。

    是安闲写信让他来的。

    他给了他四个命令,一是着手去海市建立他们的势力,由他亲自去。

    二是把和安大他们差不多的那些人,送到共军手上,让他们参军。

    三是将医学成果送到申校长手上,允许他们派遣医学人才前往棠城,接受医学教育,换取共军对棠城在内的十六城的庇护!

    四是派遣信得过的人,将甘甜甜和木仓械研究者送去西北,助甘甜甜掌控甘家,统治那边的家族,利用现有能源,继续研究先进武器。

    没有人比安闲更明白,什么叫弱国无外交!

    他们的木仓杆子若是不硬的话,只能被人欺辱。

    沈危没有说什么,只是张开手,笑着道:“小闲闲,让哥哥抱抱。下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安闲这一次听话的给他抱了抱,不过还是没有叫哥哥,这让沈危特别委屈。

    七月七日,卢桥太阳军攻了进来。

    在安闲和石淡的勾结设计下,原本会被元丰推出去当人墙的士兵,换成了他和他的亲兵。

    这些人本该祸害夏国十几年的人渣,在这场战争一开始,就被淘汰了。

    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邵青峰并没有如同之前说的那样,嘲笑元丰识人不清。

    “东北这边安全了,但是太阳军肯定会转个弯,从山东江苏一带进攻。”

    安闲面容冷淡,此时的她早就没有穿旗袍,而是恢复了身份,穿上了军装。

    虽然没有入共入民,但是她穿的还是民军的军服。

    毕竟邵青峰本人都是共军插在民军里的人。

    民共在最初,都是分之抗阳。

    这个阶段,是安闲控制不住的。

    或者说,她只能保证尽可能的缩短这段时间。

    “这是不可避免的。”安闲十分冷静,“这个国家生病了,既然不能自己治病,那么只能放任外人来刺激它,产生抗体。”

    “抗体?”

    安闲没有解释:“先保住东北,进攻东北的阴谋被粉碎,太阳军肯定恼羞成怒,对山东江苏一代的攻击,绝对是竭尽全力的!那一代,是民军的地盘。”

    邵青峰沉默,随即道:“你要帮民军吗?”

    安闲摇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怎么会?为了让他们以后更听话,流血与牺牲会让他们成长的。”

    邵青峰倒吸一口气,虽然早就知道安闲的目的,此时他还是觉得心惊。

    她到底知不知道晚一分钟,会有多少民军和人民死亡?

    她一定是知道的,她只是追求效率,追求更小的伤亡。

    既残忍,又仁慈。

    “他们很多人都是真的军人……”

    “打住!”安闲压了压军帽,冷淡道,“若是不让他们现在流血,未来他们会将木仓口,对准自己的同伴!”

    比起侵略战争,内战实际上才是最残忍的。

    安闲想要阻止的,就是那一幕的发生。

    邵青峰自然不知道安闲的考虑,不过却没有再反驳。

    因为他也没有资格反驳,如今安闲是他的顶头上司,当然,这是共军的指令,民军那些人甚至都不知道安闲在这里。

    他们知道的安闲是棠城安闲,而不是元丰的十三姨太。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安闲:“发电报,拒绝给不服我之前安排的人救援!”

    “怎么可以!那里面不仅有民军,还有共军!”

    “我知道。”安闲看着他,眸底的是深沉的冷,“但是你知道,不是吗?那些策略是为了胜利,也不是以我的名义发下去的,他们只是不尊崇你们的长官的安排。他们的行为,等同于叛国!”

    邵青峰只觉得嘴里全是苦涩,一向张扬的他,此时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没错,不得不承认,安闲让他们送到民、共两军首领手上的策略,能够让他们胜利。

    她不求名利,只是让他们将策略颁布下去,名利都给了他们,如果还不满足,死亡也怪不了谁。

    “可是……是人都会犯错,你不能不给他们改正的机会。”

    安闲讽刺道:“他们犯一次错,或许就是几万十几万无辜军民的死亡,这代价太大了,需要他们用命来偿还!”

    安闲给了民军和共军策略,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赶走侵略者。

    如果他们不照做,那么一切都怪不了他了。

    申校长手上有她给的药,所以他哪怕不同意,也会做,他也会利用这些药,去和民军的那位梁校长谈条件。

    这都与她无关!

    她只是觉得有趣,才会参与其中。

    若她觉得无趣了,那么这个国家和她有什么关系?

    本质上,她的占有欲和独/裁性格,比元丰更加变态。

    安闲不顾所有人的阻止,上过两次战场。

    一次是在江苏,一次是在江西。

    没错,太阳军已经打到江南地带了。

    那些人,终究为了自己的利益,没有选择她的完美抗敌策略。

    安闲没有觉得失望,因为她早就猜到了。

    人性而已。

    作为惩罚,她和民军、共军的合作彻底告吹,拒绝再次提供医学和木仓械方面的支持。

    关于两者后续的研究,他们共军再也插不上手,自然也没办法用这个和民军谈条件。

    守卫十六城的人,换成了他们的人,对此,十六城的人并没有反抗,他们欣然接受,家家户户放了爆竹。

    被安闲留在那里的安大和文武也开始招兵,让十六城的人自己拿起武器,保护他们自己。

    好在民军和共军,都因为被太阳军牵制着,没有对十六城动手。

    在举国硝烟的地方,十六城和西北一带,都是净土。

    如今十六城和甘家为首的西北势力的人,对她和沈危,无比推崇,甚至不少人家供奉了他们两人的神位。

    安闲知道的时候,都哭笑不得。

    而如今,其实不过才三年。

    三年时间,太阳军的侵略脚步,从江南到内陆,一步步走得艰难,完全没有上辈子从东北进攻那么顺利。

    民共那些将领,无论如何都不得不承认,安闲之前给的策略,对他们是有用的。

    于是时隔多年,申校长和梁校长坐在了一起,商量如何和安闲再次建立合作关系。

    安闲的加入,将民共合作,提前了好几年!

    申校长:“当初我就说过,听她的。”

    申校长身上书卷气息很浓,此时也不免压抑不住怒气。

    和民军这种从来没有和安闲接触过的人,他心中实际上更加的无奈。

    他是最早相信安闲决定的人,可是这不是古代封建社会,他的决定,哪怕是共军内部,也不是所有人都听的。

    对此,他很自责,只觉得辜负了安闲,辜负了那些死去的军民。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