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等薛晨说话,一旁的毛丰凯哼笑一声,含沙射影的说道:“我看肯定是宣德炉了,一旦拿出来,肯定会给薛先生赢来掌声,不是吗?否则,还能拿出来什么?”

    两人一说一和,都是阴阳怪气,难掩对薛晨的恶气。

    薛晨神情平淡,扫了一眼二人说道:“很遗憾,两位说错了,不是宣德炉,只是一把明代的古剑而已。”

    “明代古剑?”许铭皱了下眉头,看向薛晨身旁的王东,就见到是一个扁平的长条盒子,看起来的确像是装着一把古剑。

    没有在理会这两人,薛晨回头说道:“我们进去吧。”

    薛晨一行人陆续走进了大楼里,许铭和毛丰凯两人依旧留在原地。

    “毛经理,据你了解,明代的古剑价值如何?”许铭问道。

    “这个……不好说,因为没有亲眼见到,但是据我了解,明代古剑的价值不会很高,也没有听说过明代有哪位特别厉害的铸剑大师留下珍宝。”毛丰凯思虑着说道。

    到了演播大厅门口,王东和同沈叔一起来的刘乾,还有闫儒行带来的一位伙计三人去另一个专门接待持宝人的房间了。

    薛晨三人则直接走进了大厅,按照购买的门票坐在了相应的座位上。

    而许铭和毛丰凯两人显然也不会直接登台,也都是让自己的下属上台,两人的座位在薛晨三人座位的前一排靠左一点点,相邻的也很近。

    许铭一见到薛晨就止不住心口的怒意,他还记得自己和杰西卡柯美昂最后一次通电话,竟然是询问薛晨,气的他差点吐血!

    “薛晨,你说你拿出来的是明朝的一把古剑,是哪位大师铸造留下来的好东西啊,还是皇宫大内所用之物?”许铭语气冷飕飕的问道。

    “你想多了,只是一把普通的军队制式佩剑而已。”薛晨淡淡的回了一句。

    许铭眼神露出意外,沉默片刻,似乎是在思考薛晨所说的话的真假,随即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相信?”

    薛晨轻笑一声:“许铭,你询问我,我好心告诉你了,可是你却不相信,那就算了,而且,也不止一人看到我带来的古剑,我有必要骗你?我又不会得到什么好处。”

    听薛晨这么说,许铭心里半信半疑,有点捉摸不透薛晨心里的想法,如果真的只是一把军队的制式佩剑,那价格肯定不会很高,为什么要带来参加节目呢?

    “那好,我姑且相信你,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好了,杰西卡回美国后曾多次和我通话,有一次曾询问过你,但是我对他说……你死了。”许铭微微的昂首注视薛晨,眼神戏谑,在等待薛晨脸上气愤和不爽的表情。

    可是许铭注定打错了算盘,听到许铭的话,薛晨眼神迅速的波动了一下,旋即嘴角扬了一下,认真的看向许铭说道:“多谢了。”

    许铭脸上的神情迅速的凝固住了,脱口道:“你什么意思?”

    薛晨最后看了一眼许铭,收回了视线,没有在理会。

    而此时,演播厅内的近千个座位已经坐满了,恰有一名女主持人上台了,这名女主持人一登台,立刻引得演播厅内一阵骚动,因为这名女主持人真的是太漂亮性感了。

    纯白色的衬衫和酒红色的包臀裙,一白一红如同白雪与烈焰,尽显出女主持人迷人的曼妙身姿,娇美的面庞佩戴着金丝眼镜,又增色几分知性,一出场就照亮了整个演播大厅。

    让薛晨意外的是,竟然是林熙蓉,自言自语道:“她不是报社的人吗,怎么跑到电视台来主持这个央视的节目了?”

    他有所不知,林熙蓉之所以担任此次节目的主持,是因为林熙蓉在报社曾负责和古玩相关的板块,有相当丰富的古玩知识,加上林熙蓉有意想要进入电视媒体,于是经过一些运作出现在了这里。

    林熙蓉出场后,四位栏目组邀请的专家也都一一出场,据传都是从京城来的,大有来头。

    四位专家从后台走上来,和坐在台上的观众们挥手,坐在了一张铺着黑色绒布的长桌后面。

    薛晨一瞅,惊讶道:“是这两位……”

    “薛晨,怎么,你认识台上的哪位专家?”坐在左边的闫儒行扭头问道。

    “嗯,不错,坐在右边的两位我认识,年长的那位叫诸葛义,曾在琉璃厂工作四十年,一位德才兼备的老先生,另一位叫于得水,是京城古玩协会的副会长,在京城的古玩圈都是名气都很大,我不久前去京城的时候认识的这两人,没想到他们两人会亲自来云州配合央视栏目组做节目。”薛晨讲道。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民间国宝之走进海城市……”

    林熙蓉简单的开场白后,又介绍了一下在座的四位专家。

    四位专家也都起身,向观众席还有摄像机的方向欠了下身没有进行太多冗杂的程序,林熙蓉拿着一张小卡片,立刻就叫上来了一位早已经在后台准备就绪的持宝人,一名中年大叔怀里小心的捧着一物上台来。

    林熙蓉将这名中年人叫到了自己的身边,微笑着问道:“请问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我姓王。”

    “哦,王先生,那请问您今天带来的宝贝是什么东西,可以给大家看一看吗?”林熙蓉看向中年人怀里捧着的东西。

    中年人笑着说道:“我今天带来的是一件晚清时期的竹雕笔筒。”

    林熙蓉笑着点头道:“很漂亮的竹雕笔筒,请问王先生,您这件笔筒是怎么得来的呢?”

    “这件笔筒是我五年前,去外省出差,在一家古玩城看见的,很喜欢就买回来了,花了一万五千块钱。”

    两人简单的聊了几句后,让大家清楚带上台的是何物,还有大概的来历。

    “王先生,请到专家台那边,请四位专家给你看看吧。”林熙蓉道。

    持宝人王先生大步流星的走过去,将自己的笔筒放在了四位专家的面前。

    没等专家说话,坐在薛晨一旁的闫儒行就嘀咕了一句:“什么晚清的东西,隔着十几米远我都看出笔筒上的包浆不正,闪的光也太贼了,一点都不自然。”

    薛晨轻笑一声。

    观众台上不少都是古玩圈的老饕,也都是识货,点头赞同闫儒行所言。

    也正如闫儒行说的一样,四位专家显然也很容易的分辨了出来,装模作样的拿在手里看了看,用了十几秒钟后,于得水才告诉了这位王先生鉴定的结果。

    “王先生,您的这个竹雕笔筒不对,首先你看,这个雕工就很一般了,雕的是两个老翁在树下下棋,可是你看这老翁雕的多死板,眼睛都雕歪了,毫无美感,显然是车床批量产出来的工艺品……”

    林熙蓉安慰了这位王先生几句,就将人送下台去了,顺便对着摄像机说了几句话,提醒大家出门在外一定要加倍留心,不要买到赝品和仿品。

    送走了第一位持宝人后,第二位持宝人粉墨登场。

    一位位持宝人不断的登场退场,带上来的藏品也是有真有假,有优有劣,好一点的价值百八十万人民币,持宝人欣然而去,有的则一文不值,持宝人黑着脸下了台。

    当又一位持宝人登台,薛晨看了一眼闫儒行,因为正是闫儒行的万瑞古玩店里负责日常工作的老伙计。

    当乾隆御用之宝一拿出来,满场皆惊,不管真假,来历可是够吓人的!

    林熙蓉问道:“郭先生,请问您的这件宝贝是从哪里得来的呢?”如今也练就出了一些眼力的林熙蓉看着那方白玉的印鉴,感觉很像是真的。

    “这方乾隆九州御笔之宝,是我们万瑞古玩店的珍藏之一,今日拿到这里来,是想要同更多的朋友交流一下,也想让专家做个鉴定。”

    观众席异口同声的哦了一声,这才清楚,原来是万瑞古玩店的藏品。

    四位专家拿到那方白玉印鉴后,都小心的转手鉴定了一下,纷纷点头,最后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诸葛义清了一下嗓子:“经过我们四人的鉴定,这枚九州御笔之宝,的确为乾隆皇帝御用之物,不会有错,十分稀少,十分珍贵,经过我们四位的讨论,认为这件乾隆皇帝的御用印鉴可以进入下一轮,争取海城市民间国宝的称号。”

    一位穿着旗袍的礼仪小姐上台来,给万瑞古玩店的郭先生颁发了一个鉴定证书还有一张下一轮环节的资格证。

    “不愧是海城二十年老店啊,的确不同凡响,不鸣则已,一出手就是好宝贝。”

    “闫老哥藏的够深的,竟然一直没有表露还有这么一件好东西。”

    “不错,乾隆皇帝的印鉴虽然多大一千七百余枚,但如今多半都在故宫内珍藏,流落在外的还是少数啊,等回去后,一定要去万瑞坐一坐,亲自欣赏一下。”

    观众席内大部分都是海城人,都接二连三发的和周围的人低声议论起来。

    闫儒行端坐在观众席中,脸上也有着掩饰不住的得意和欣然。

    喜欢古玩大亨请大家收藏:()古玩大亨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