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容少的下堂妻 > 第十六章 冬冬上学了
    窗外的月色很好,如水的光辉照在小人儿胖嘟嘟的脸上,分外的柔和安宁。

    睡着的小人儿脸庞红红的,泛着诱人的色彩,夏日伸出手指,轻轻抚摸儿子的脸庞,忍不住亲了一口,喃喃低语,“儿子,不要怪妈妈,妈妈也是为了不让你受到伤害才这样做的。虽然你很少要爸爸,但看到别的小朋友有爸爸陪伴,你的眼里都是羡慕的神色。妈妈知道你是渴望有爸爸的,可是,妈妈真的没有办法啊?妈妈这是善意的谎言,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妈妈骗了你,也要请你相信,妈妈是爱你的。”

    “你会原谅妈妈吧?别人误解妈妈,怀疑妈妈,妈妈都不在乎,只要你不误解妈妈,妈妈就会认为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周益民真是说到做到,第二天就给夏日打了电话,告诉她一会儿有辆军区牌照的车过去接冬冬,让她放心大胆地把孩子交给来人就行。

    夏日原本的打算是以后尽量少带冬冬去军营那边玩,还没等她想好理由呢,人家就上门邀请了,她能怎么办?

    冬冬昨天在军营玩疯了,非常期待再去一次,听到妈妈和周叔叔在讲电话,急忙跑过去,趴在妈妈的身边偷听。

    当他听到周叔叔要派车来接他时,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立马眯成了一条缝,笑得见牙不见眼。

    儿子那样开心,夏日不可能扫兴,她本身就亏欠孩子一个爸爸,那就让他的童年尽量少留下遗憾吧。

    如果有一天,她的谎言被拆穿了,她会去向他们赔礼道歉,都是为人父母,他们应该会看在她是真心爱孩子的份上原谅她的。

    冬冬得到妈妈的允许,立刻搂住妈妈的脖子,在她脸上重重地亲一口,“谢谢妈妈,妈妈你真好,你是世界上最最最漂亮的妈妈,我爱你。”

    夏日摸着被儿子亲吻过的脸颊,真是哭笑不得,平时喜欢耍酷的儿子,只有在有事相求的时候,才会恢复这么大孩子应有的姿态,那张小嘴啊,就跟抹了蜜似的,甜的不得了。

    有时候她想亲亲孩子,都会被他嫌弃,今天这是赚着了?

    故意挑他毛病,“是不是妈妈只要让你去玩,才是好妈妈啊?如果不准你去,妈妈是不是就不漂亮了?”

    冬冬没又想到妈妈会这样说,往常只要自己亲亲妈妈,说上几句甜言蜜语,妈妈就会笑得合不拢嘴,今天这是怎么了?

    难道屡试不爽的亲吻战略和糖衣炮弹失去威力了?

    不能吧?

    冬冬疑惑地皱着小眉头,还在思索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夏日就不忍心逗弄他了,笑着摸摸他的小胖手,又详细嘱咐一下注意事项,冬冬这才弄明白妈妈是逗他玩呢。

    冬冬的小脸上又浮现出笑意,找出短裤和背心,正要往身上套,被妈妈制止了,“你是去军营玩,免不了蹦蹦跳跳,不小心摔倒了,腿和胳膊会破皮的,还是穿七分袖的衣裤吧。”

    昨天冬冬玩障碍赛的时候,就摔了几个跟斗,怕妈妈心疼,没有告诉她,可妈妈还是发现了他腿上的淤青。

    小家伙的眼睛亮亮的,好崇拜妈妈哦,“妈妈你真棒,我会小心一点,尽量不受伤的。”

    冬冬的面子真大啊,周大哥竟然派来一辆新型越野车来接,当冬冬礼貌的和司机叔叔打招呼时,夏日真的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自豪感。

    孩子去军营玩了,夏日没什么事,收拾家务的时候,看见周大哥送给孩子的迷彩服,确实有点大,还是拿去裁缝店修改一下好了。

    男孩子天生就对男子汉的一切都非常向往,枪炮、他敢玩;障碍,他敢跑;训练用的废弃楼宇,他敢爬;还有那异常吸引人的坦克、直升飞机,要不是有妈妈的严令禁止,他都想跑上去看看。

    周益民专门派了一个士兵看着他,只要不是军事重地,随他便去玩。一来二去的,军营里都知道有这么一个想爸爸就来看军人叔叔的小家伙,长得帅气,又懂礼貌,大家都很喜欢他。

    不只是军人叔叔喜欢冬冬,大院里的孩子们也喜欢他,恨不得把冬冬留在大院不走才好呢。

    大院里孩子玩的东西可和地方上的小朋友不一样,电脑和手机他们不屑于玩,每天都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的,玩三国,玩争夺高地战,玩端鬼子炮楼等等,专门是男孩子玩的游戏。

    冬冬在这个假期里玩嗨了,白皙的小脸晒黑了,身上的肉变得更结实了,他真的想在大院里住下去,可是不行啊,马上开学了,他要去学校学本领,将来当一名真正的军人!

    9月1日这天,冬冬早早地起床了,小帅哥自己翻箱倒柜地找衣服,“妈妈,我的水手服呢?怎么找不到。”

    夏日看儿子把柜子翻得乱七八糟的,床上铺了一层又一层的衣服,脸上的笑容未减,“在床上呢。”

    冬冬回头一看,他要找的水手服果然在床上,“咦,它什么时候跑出来的?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呢。”

    夏日聪明的没有接话,可不能影响小学生的心情啊,“冬冬,今天第一天上学,你好像很兴奋啊。”

    “当然!从今天起我就是一名小学生,再也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啦。妈妈,放学的时候,我要到幼儿园去,让小刚和亮亮看看,我就是比他们聪明!”

    儿子骄傲又臭屁的样子,夏日很不赞成,摇摇头教导他,“每个人的能力不同,你不能因为自己比别人聪明就瞧不起人。伤仲永的故事妈妈给你讲过吧,你认为仲永的结局好吗?”

    被妈妈教育了,冬冬意识到自己错了,慢慢地把衣服穿好,走到夏日面前,“妈妈我错了,我再也不显摆了。”

    儿子既然知道错了,夏日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才5岁大的孩子,你给他讲太深的道理也不合适。

    语重心长的告诉他,“骄傲使人落后,谦虚使人进步。我希望我的儿子能做一个谦虚的孩子,让妈妈骄傲的宝贝!”

    冬冬重重地点头,妈妈的话,他听进去了,也会做到的。

    低调的迈巴赫开上西林路时,来来往往的车子突然多了起来,车速慢慢地降下来,李秘书看一眼后视镜里认真工作的容承耀,小心地请示:“荣总,西林路上的车太多,我们是不是改走东华路。虽然远一点,但不会堵车。”

    容承耀最讨厌的就是把时间浪费在没必要的事情上,而堵车就是其中一件,李秘书事先没有查清路况,唯恐老板怪罪,看着容承耀面瘫的脸,有一丝的紧张。

    今天的车确实比往常多,容承耀放下手里的文件,看向前方,车子一辆接一辆是行驶在马路上,只是速度像蜗牛一样。

    “为什么会堵车?出车祸了吗?还是限速?”

    李秘书被老板的冷笑话逗乐了,哪个地方会限速20迈啊?但这种话只能在心里嘀咕,不能说出口,“荣总,今天是9月1日,西林路双语小学开学的日子,这些车子应该都是来送孩子的。对不起容总,我工作失职,耽误您时间了。”

    今天的容承耀心情很好,没有和他计较,“双语小学,是贵族学校吗?我看这些车子大多是名车。”

    容承耀不知道双语小学是什么体制的,但他从两旁的车子上看出应该是贵族学校,所以才有此一问。

    李秘书最佩服他的地方就在这里了,很多事情他都可以从表像看本质,进而发现问题所在,让他这个秘书少干不少活儿。

    “是的,双语小学是D市重点学校,来这里上学的差不多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只有学习特别好,特别出色的孩子才会免费就读。我姐姐家的孩子去年考试考了第二名,也在免费行列,如果考试达不到前十名,也要交学费的。”

    老板鲜少对这些事情感兴趣,李秘书听他问,就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地说出来。车子缓缓地向前移动,前后左右都是车,想调头绕路走都不可能了。

    容承耀转头看向窗外,一个穿水手服的小男孩正好在他右手边的车上,车窗降下来,小男孩咧着豁牙嘴一张一合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从他的表情上看应该是很高兴的样子。

    李秘书也看到这个孩子了,咦,这不是那个叫冬冬的孩子吗?难道他也去上学?不是才5岁吗?

    “现在的孩子上学真是越来越早了,”李秘书发着感慨,“想当年我们上学那会儿,6岁都是早的,大多数都是7岁才上学。现在的孩子从小什么都学,比我们那时候可是累多了。”

    容承耀不住地点头,他是独子,从小被作为继承人培养,接受的精英教育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没有快乐的童年,深知学习的枯燥乏味。

    很多人认为富二代没有真才实学,都是靠祖上的荫蔽才能坐享其成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