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随身水灵珠之悠闲乡村 > 第二十一章 蛇酒!
    大娘做酸菜是一把好手,今天最大一个荤菜就是草鱼做的酸菜鱼。

    大鲤鱼做的糖醋鱼,大头鱼放在了水池。四个荤菜,加上长豆,苦瓜,南瓜,空心菜,花生米,一桌荤素搭配的大餐不到一个半小时就端上了桌。

    云扬主厨,大娘和婶子打下手,不至于手忙脚乱。

    至于李爷爷和工人他们,晚饭都是回家去的。

    “不错,云扬,考虑考虑,我在镇上开一家餐馆,你来主厨怎么样?钱我出,收益咱一人一半。”,韩叔吃的最快,嘴巴也刁,就是一个吃货,不然那肚子也不会比他的胸大一倍不止。

    云扬笑而不语,只是一个劲给母亲和韩贝贝夹菜。

    “爸,这么多菜也堵不住你的嘴。”,韩贝贝白了一眼自家老子。

    “哈哈,我们贝贝已经知道维护情郎了!”,小叔打趣,不知是试探还是无意。

    “小叔!”,韩贝贝闻言娇嗔不已,端起碗快把头埋起来。

    “哈哈!”,众人见此,哈哈大笑。

    “来,喝酒喝酒!”,眼看云扬和韩贝贝尴尬,大伯端起酒杯开始劝酒。

    “小韩,这酒可是好东西。去年抓的一条眼镜蛇泡的,里面还有红蝎子和一些药材。看看你这身材,弟妹晚上不让你上床了吧?”,大伯笑眯眯的说道,然后一口把小杯子里的酒干了。

    “嘿嘿,哪能啊!咱身体棒棒的。”,韩叔面色一囧,然后嘿嘿一笑。显然言不由衷。

    韩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脸色一红。

    “他哥,今晚上嫂子指不定让你明天爬不起来床!”,韩婶不怀好意的道,也不是省油的灯。

    “哈哈!”,院子里众人放声大笑。无关大雅的荤段子,哪一个村里人不是随口就来。但也仅限于熟悉的邻里之间。

    晚饭后,大家坐在葡萄架下喝茶闲聊,其中大伯说起了明天的事情。

    “明天早上去看完陷阱之后,我陪你去给水库放水。天气预报说半月内天气都不错,高温马上就要来了,趁着太阳好,放完水之后下点生石灰杀杀毒。”,农村人一般对养鱼门清,杀毒,就是用石灰杀杀细菌,免得到时候鱼苗得病。

    上一次大伯养鱼,也申请了放水。可惜前年天气太干,镇里怕灌溉出问题,没答应,村里几百亩田地都指望那水库呢。

    “大伯,要放生石灰吗?水库里都是活水,应该没问题吧?”,云扬有些不解。

    “要!除了杀毒,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把鲶鱼和黑鱼从泥里面赶出来。这两种家伙吃鱼苗可是一把好手。”,父亲插话道。

    韩贝贝坐在云扬身边,手支在膝盖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静静的看着云扬和众位长辈商量着水库的事情。

    她发现这一刻自己心中非常安静,一种莫名的幸福在内心缓缓升起,让人沉醉。

    满天繁星镶嵌在漆黑的天幕上,璀璨而神秘。一弯孤月散发着冷冽的清辉,洒落群山,洒满乡村,给整个白石村镀上了一层银辉,洁白而美丽。

    聊到后面,大伯还提醒云扬,最好在水库边再建两间屋子,简陋一些无所谓。

    “李爷爷会做竹屋吗?”,云扬突发奇想,水库边上就有自家的竹山,竹子简直不要太方便。

    “会!去年我听说他就给一个休闲度假渔场建了好几间的竹屋。”,小叔答道。

    “稻子快熟了,趁着还有段时间赶紧把一切搞定,要不然到时候忙起来没有半个月根本闲不下来。”,母亲提醒。

    “是啊,大部分可以叫收割机进来,可最上边十几亩田太窄,只能靠人工收割。到时候踩脱谷机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大伯看着云扬笑眯眯的道。

    “没问题!”,云扬应承下来。要知道不管是耕田还是插秧,上半年时父亲要照顾母亲,几乎都是大伯家和小叔家帮忙做完的。大娘和婶子没有说话已经算是大度了。他有把力气,该是自己作为主力的时候。

    “大伯,你看到时候是不是把最上面十几亩也平一平?这样耕地收割都能用机械。”,云扬提议。

    “我看可以,前些年是因为土地没有确权,不好弄,现在就咱们三兄弟的,也没啥弯弯绕绕。”,大伯一锤定音。

    “恩,等收割完了,正好叫一台挖机进来。田弄好了,再把水库边的地基弄一弄,建两栋竹屋。”,云扬高兴的道。

    “给我留一间!”,韩贝贝眼睛发光,想象着那住在竹屋里,清风吹拂,漫天繁星在头顶闪烁的场景,诗情画意满满!

    “你这丫头!好好的住什么竹屋,老老实实在家睡!”,韩婶也不答应了。

    韩贝贝闻言嘴巴嘟得老高,假装生气不理她老妈。

    “哈哈!”,众人见此情景,笑出了声。韩贝贝毕竟是大美女,做出小女儿状也很养眼。

    临走前,云扬偷偷在大伯家扯了一根不长,但是年岁较大的葡萄藤。

    大伯家的葡萄不是紫黑,也不是国外的品种,而是地地道道的国内葡萄种,绿葡萄,成熟后微微带黄,犹如宝石一般晶莹剔透。

    国内的绿葡萄虽然一棵棵果子不是很大,但甜糯芳香,入口细腻,糖分也很足。紫黑可没有这种口感,甚至云扬吃过几次,即使成熟都还有种涩味和酸味,根本没法和绿葡萄比。

    韩叔走时笑容满面,因为大伯送了他俩大玻璃瓶的药酒,加起来足有十斤。把他乐的满面红光。

    一瓶蛇酒,一瓶是昨晚云扬喝过之后浑身燥热的药材酒。

    回到家,云扬先是给母亲按摩了半小时的膝盖大腿,然后才冲了个凉,灵液也给二人喝下。

    经过这些天的调理,父亲精气神逐渐恢复,精力不错。母亲的腿也不再那么难受,晚上能够很安然的入睡。

    送母亲进去睡觉之后,云爱军把云扬叫到院子,两人坐在躺椅上,看着星星点点的天幕,就着清凉的微风,惬意的很。

    “你身上没钱了吧?”,云爱国痛惜的看着儿子。要说这辈子他对谁最愧疚,不是他老婆苏荷,而是儿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