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溯源乱古 > 第三十七章 宁安城中卜算者
    罗渊此刻欲要放声大笑,可是又怕引起百川国众人不满。面色艰难的忍着,怕是要憋出了内伤。

    也难怪先前邪府弟子会如此看不起百川国修士了,这十面埋伏,着实令他忍俊不禁。不过言归正传,这十面埋伏之法,所出现的十支队伍藏身之时,他竟难以发觉。

    在他的感觉之中,他们似乎与周遭天地融为了一体。倘若只以神识扫视,而非用肉眼察看,气息简直与环境一般无二。

    光从此一处,这百川国就没表面上显露的那么简单。

    罗渊望向百川国那汉子,开口:“多谢道友相助,在下不胜感激。”

    那汉子倒也客气开口:“无妨,只是这邪府弟子坏了我百川国规矩。我等出手制裁,至于相助,不过碰巧为之罢了。道友,你该离去了。”

    罗渊点了点头,抱拳之后,转身欲走。

    忽而,那汉子眉头一皱,跨步向前,横枪将罗渊拦住:“道友且慢。”

    “嗯?”罗渊疑惑,自己如今已不需要借道。若是借道之事,可观其面色不对,并非像是借道,而是另有其事。

    那汉子皱眉,似乎在权衡着用什么样的语气开口。良久,他不卑不亢地道:“道友随我来,老祖有请。”

    此言一出,罗渊大感意外。难怪这汉子此前皱眉,略显思索。此时换了罗渊自身,也不由得皱眉思索,这究竟是何意?

    倘若是真的冲撞了百川国,可也不至于老祖亲自出面处理。可若果说有什么要事相商,自己区区筑基而已,有什么资格和实力去洽谈。无论从哪个方面思考,无论是好是坏,都是极为不合理。

    但罗渊依旧随着那汉子走了,那百名修士,纷纷散开站立两旁。只是随着罗渊每踏入一步,身上的气势便会增强一分,给予罗渊一股无形的压力。

    罗渊每踏一步,便觉得肩上的压力更重一分。十步之后,宛若身上负了一座高山,额头之上已经满是汗珠。

    十一步,十二步,十三步,罗渊忽的一个趔趄,险些没站稳。百名筑基修士的注视,恐怕便是猛虎也得吓死。而百名筑基修士的威压逐步散开,哪怕同为筑基也是承受不住。

    十四步,罗渊嘴角已然溢出一丝鲜血。他本就非全盛时期,此刻遭受这等威压,伤势难以压制。

    十五步,这一步之下宛若大道威压,登时一口鲜血再难忍住,喷洒而出。罗渊单膝落地,残阳剑插在地上,作为支撑。

    “好了”,一声苍老,缓慢的声音悠悠传来,更有着丝丝纹络在空中蔓延。仿若水中泛起的道道涟漪,令人目眩神仪。

    闻言,那百名筑基修士威压迅速消散,并且行礼开口:“是”。

    随后,天际飘来一朵祥云,缓缓托起罗渊的身躯,而后飘然而去。周围百川国弟子再度行礼,那祥云正是自家老祖之物。

    罗渊没有任何的抵抗,在绝对实力面前,他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别人要见他,他跑也跑不掉,打也打不过,只能被动地听天由命。至于最后究竟是好是坏,也无人知晓。不过目前这局势情形来看,那百川国老祖对自己应该并无恶意。

    倘若真有恶意,何须弟子威压大费周章,只要一掌拍出抹杀即可。

    十数息之后,祥云缓缓飘到了一处大山之前,而后便抛下了罗渊,飞入大山之中再无踪迹。

    罗渊踩在空中,望着面前并无大门入口的高山,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不知该如何踏入。

    似乎百川国老祖知晓罗渊的为难,山脚之下忽的亮起一道门,连通山川,而内部却是难以看清。

    罗渊也不做多想,既来之,则安之,迈步踏入。方才踏入光门,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当眼前再度恢复之时,只见来到了一处石庙。

    而石庙之中摆放着各种卜算器物,乍眼看去,皆是石制,不过装扮之物。而将法力凝聚于双目之后,却发现个个都是了不得法宝。其品质,恐怕在罗渊的印象之中,犹在天剑门那柄古朴大剑之上。

    换而言之,恐怕至少也是通天灵宝那一种品阶。石庙左右各有一条小道,通向石庙的内部,幽深古朴。

    罗渊深吸了一口气,便走向了右边的小道,跨步而入,不再犹豫。

    从始至终,对于那百川国老祖的印象,只有先前那一声苍老不堪的“好了”二字。

    十息,罗渊走在小道之上,除却可见前方的窄小道路之外,周围皆是一片黑暗。哪怕法力汇聚也依旧难以看清,好似置身虚空,一种深邃至极的黑暗,不存在任何光明。

    又是十息,罗渊此刻已经心境坦然,心外无物,面上古井无波,再现剑客的冰冷。又是十息,罗渊看着前方,路,断了。再迈一步,脚下就是无尽深渊,不知通往何处,就算是飞,也不知要飞多久。

    如果有禁空之术,恐怕就是金丹下去,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吧。罗渊驻足,不知该如何抉择,等他再度回头之时,身后的路在逐渐的崩塌。也就是说,身前身后再无出路。

    罗渊略一皱眉,不做思索,果断地纵身一跃,冲向谷底。坠落,十息,二十息,三十息,罗渊耳边只有坠落时的狂风呼啸,面部被狂风刮的生疼。

    忽的,罗渊眼前似乎出现了一道光芒。紧接着,罗渊再度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花,一跃而起。

    “呵呵,小友莫要慌张,继续坐着,喝口茶压压惊,咱们再聊”。一道声音传来,与先前那“好了”二字声音一般无二,正是百川国老祖。

    罗渊闻言,先是看向自己方才跃起之处,竟然只是一个蒲团。那么先前自己莫非只是盘坐在蒲团之上罢了,可那悬崖,那条小路,还有石庙,的确是亲身走过。

    而后,强行压下心中的不解不满,转首望向百川国老祖言语传来之处。只见一道干瘦的身影盘坐在距离自己不足三丈之处,那老者正在打量着自己,面上满是笑意。

    罗渊第一眼觉得仅仅只是面善,再一眼望去之时。但见这老者不但身材干瘦,更有一双绿豆小眼,还时不时地转几下,好似一副江湖术士的模样。

    “竟然是你?”罗渊不觉诧异开口,言语之中尽显不可思议。

    “呵呵,小友,老夫观你身份显赫,天资出众,骨骼惊奇,头角峥嵘定然不是池中之物。小友可需算上一卦啊?不贵不贵,五十两银子即可。小友不妨来算上一卦?”开口之人正是百川国老祖。

    而其模样,与罗渊早前在宁安城中茶馆内,所遇的江湖术士一般无二。不对,这言语,正是那术士,罗渊不由得无奈苦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