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上西楼,倚东窗 > 第40章 东湖会(一)
    赵影落自杜姆拍卖行回到状元阁客栈后,已自过了数日之久。这几日间除了必要的吃饭、睡觉,他一直在熟悉,并试图掌控气海丹田内那通过逆转化土诀秘术所转化而来的精纯火属性法力。待一缕细小的赤色火焰在其指尖明灭不定时,他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眉梢眼角是掩饰不住的兴奋之意。

    最美人间四月天,草长莺飞,万物复苏。暖风拂面的季节里,心情大好的赵影落,漫无目的的走在整个东湖郡风景最美的地方——东湖畔,澄澈碧绿的湖水倒映着湖畔的绿柳、花木、亭台、石榭,也倒映着他那憨厚、年轻的脸庞。

    “红颜最能得知己,这是一生之中最美好的时光。记挂在心间的女子,夜深人静时常常忆起的女子啊。不知你过得可好?”静静地看着湖面之上自己的倒影,赵影落的心思飘向了远方。

    明日便是一年一度的东湖会,可他明显地能够感觉到,今天东湖畔的人流量较往日大了很多,状元阁客栈里也是热闹了起来,方才出门时听说几乎已是客满。

    当他信步走到通往石桥岛的超大三十六洞拱桥附近时,一些售卖修仙者所需灵材的摊位渐渐多了起来。此刻赵影落饶有兴趣地站在了一个被五六人围定在了中间处的,专事售卖布阵法器的摊位之前。尽管其对摊主自我吹嘘的所谓阵法大师一说,十分的不以为意。可当着对方在同几位买主一一介绍各种布阵法器的用途、祭炼之法,以及使用时的注意事项时,赵影落还是从中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将着摊主所讲解的一些阵法之道,与之前阴明月所给的《阵法入门大全及详解图录》里的相关内容两相印证之后,赵影落竟是有了一种豁然开朗之惑。他隐隐觉得隔在自己与阵法之道中间的那层薄薄的坚冰,似是有了要融化、松动的趋势。

    “三人行必有我师,精湛的艺业来源于生活,传承于众人,看来以后类似的交流与学习还要经常的参与。”在离开此摊位前,他暗暗地告诫自己道。

    赵影落心情大好的主要原因是,在经过这段时日的摸索与努力后,自己终于初步掌握了南宫回雪留在自己处的未济期体悟——“五行身外身”。

    该巧不巧的是此一般“道法自然”的大神通,居然可以同着化土诀秘术相互借鉴。当他施展出那“五行身外身”大神通时,除却他自己以外,周遭又多出了五个看去一般无二的自己。甫一看去,此六人是一样的粗眉大眼,一样的憨厚朴实。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另外五个自己的倏忽而现,对于赵影落的消耗显然是巨大的。是以他的修为境界便是“如其所愿”的跌落到了炼气期八层的境地。

    其损耗了大半元气,所幻化而出的这五具身外化身的修为境界,自是不会太高。毕竟,龙生龙、凤生凤,说到底他赵影落也不过是一个雾化初期的小修士而已。

    至于另外五个自己的灵根属性,则是如同那大神通的名头一般——分具五行之一的极品灵根。

    许是少年心性、或是福至心灵,赵影落居然在此时逆转化土诀秘术,将着自己的一身法力并灵根属性,悉数化作了五行之火。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赵影落真身的灵根属性既变。那五具身外化身,也登时相继溃散开来,于虚空之中,重又化合成一缕元气,向着赵影落的泥丸宫神识海中飘然而去。

    行此非常道以后,此元气,已不是彼一缕元气。是以纵是其回到赵影落的体内,于他眼下的修为境界却是无补的。好在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其下丹田气海之内,那一道缓自旋转着的,堪堪由着土黄化作了赤红的小小气旋之上,忽的腾燃起了缕缕细小的火焰。

    本命之火,炼气期小修士的气海丹田之内,竟是腾燃起了本命之火,这绝对是能够颠覆整个修仙界认知的一件奇事。

    有此本命之火相助,他便是可以通过自身精湛的控火之术,来直接行那火炼之事。而无需像前番自己的修为跌落至了雾化期时那般,或是耗费巨大的心神和法力去调动体内潮汐鼎之上所附的银灰色火焰;或是通过不断地消耗自身法力来施展并维持火属性的五行术法,以借助该术法来感知和沟通天地间的火属性灵力;或是倚仗地心之火、异兽之火、天地雷火等一众外物来艰难的进行炼丹、炼器、炼制符篆、傀儡等一应动火之事。

    简言之,经过这次意外之喜,使赵影落的控火之术变得更为流畅,至少省去了通过五行术法对天地间火元素的感知、使用这一最为繁复、晦涩的过程。

    正常情形之下,修士只有修至寒露期,于蓄积法力的气海丹田之内结成一滴小巧的露水之后,才可以通过法力运转,由寒露内抽取丝丝本命之火来行那炼器、炼符,炼丹等火炼之事。而眼下赵影落那炼气期的小巧气旋之上居然腾燃起了缕缕本命之火,这如何能够不让人心生艳羡与惊异。

    赵影落乃是于仓促之间为几个大能之事的激烈拼斗所撕裂而开的空间裂隙传送到的此地,其之前于双月城小四合院内所惯用的一应炼器、炼丹器具,都不曾带过来。

    至于潮汐鼎神器自从在“杜姆拍卖行”之上,他得知有人出天价购买“唤海者之眼”的消息之后,赵影落便暗暗决定,在没有一定的自保之力以前,或是不到性命攸关之时,他是不会轻易动用此宝的。

    基于以上两点,趁这东湖集会之机,在加入坠星谷之前,赵影落准备在这东湖畔的一些散修或商贩摆设的摊位之上淘换一尊合用的炼器小鼎或是一样普通的丹炉。所以他在这东湖畔闲逛之时,便是对一些专门售卖炉、鼎等法器的摊位多了几分留意。

    经过货比三家以后,他驻足在了东湖畔一个样式简单的八角凉亭内的一处小摊位面前。该摊位的掌柜是一个须发皆白的佝偻老者,以赵影落寒露后期的神识之力,自然能够轻易感应到该老者那雾化中期的修为,以此年纪其今生恐怕已是无望再行突破至寒露期之境,更不用说去追索那不可期的大道了。

    此老者身形佝偻、瘦弱,其外表憨厚而质朴,遍布皱纹的一张脸上,写满了颓唐与衰老之意。那被浆洗得有些发白的长衫之上所缀着的数个大小不一的补丁,在暖阳的照射之下似是有些晃人眼目。

    赵影落只是随意的翻看了几下,便即发现老者身前摊位上的物品虽是数量不甚太多,但几乎每一件的做工都是极为的细致、精巧。

    见赵影落似是有购买的意向,该老者便上前认真、细致的讲解起了每一件鼎、炉法器的功效、用材,甚至于来历。他第一次听到有人为低阶法器赋予了这么丰富的故事,以及炼器师主观的感情色彩。

    其来历,或是因为朋友间的离别,或是恋人间的伤逝,或是修为进阶时的喜悦,或是秋风萧索时心底的寂寥,又或是冬日炉火边的暖意。

    听着老者对摊位上寥寥几件法器来历的娓娓诉说,看着其讲解每一件物品时,那眼底深处的眷恋与深情。赵影落不觉也被其情绪所感染,仿佛故事中的主角便是他自己。喜、怒、哀、乐、惊、恐、悲……几种情绪交替自他脑海中闪过以后,赵影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神魂之力已至凝露后期的他,还是抵挡不住人之常情,感受着自己被冷汗挞湿的背脊,赵影落笑着对老者道:“这位道友,你于冬日炉火边借着融融暖意,所炼制的这尊名为‘小火炉’的铁灰色三足小鼎卖与我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