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第二百六十章 大树要倒了
    汝南郡王府会有什么事情不好了?

    汝南郡王赵允让忽然倒地昏迷不醒了。这个消息,只怕要震动整个东京城。在皇帝赵祯生出子嗣的最后一点希望破灭的时候,皇家大总管赵允让又昏迷不醒了。

    赵允让,大了皇帝赵祯十五岁,赵允让今年六十三岁了,到了这个岁数,许多事情就不能多想。

    汝南郡王府所有人都到得赵允让床榻之前,等着郎中慢慢诊脉。甘奇也到得现场。

    所有人都面色沉重,猜想也好,事实也罢,赵允让老了。

    待得郎中诊脉之后,赵宗实急忙把他拉到一边,开口问道:“郎中,父王如何了?”

    郎中显得有些犹豫,大概心中也有些害怕。

    赵宗实连忙又道:“莫非我父王……”

    郎中摆了摆手,说道:“世子莫要急,今日王爷无妨,休息一下,便会醒来。但是……”

    “直说。”赵宗实有些着急,这种时候,正是争夺的时候,赵允让乃是赵宗实最坚实的后盾,连赵祯都对赵允让尊敬有加,皇族之内,赵允让也是威望极高。若是突然死了,对于赵宗实来说,当真是巨大的打击。

    郎中皱眉说道:“王爷他脉络虚浮,肝气无力,疏泻难通,乃是人老之兆,待得王爷醒来,小人再问几番,若是腹有疼痛,那就……”

    “腹有疼痛?近几日父王经常说腹有疼痛,怎么了?”赵宗实越发着急。

    郎中闻言,面色更沉:“若是如此,当是肿疡之症,只怕……只怕时日无多了,多则年余,少则三五月,还请世子恕罪,恕罪。”

    赵宗实大惊失色,连忙又问:“难道药石无医了吗?啊?你是郎中,难道没有办法?”

    郎中摇着头:“王爷已然六十有三了……”

    郎中是个好郎中,经验丰富。也没有因为心中的一些惧怕而有所隐瞒。

    赵宗实愣在当场。

    甘奇也听到了郎中之言,肿疡之症是什么意思?肝癌?肝硬化?还是什么?甘奇对于医学,那是真没有什么了解,对于什么治病救人的办法,更是一窍不通,只能看着赵宗实愣在当场。

    就算甘奇懂得医学,肿疡之症,其实就是肿瘤,肝癌的意思。六十多岁得癌症,甘奇就算是医学博士,在这里也是束手无策的。

    汝南郡王赵允让,看来是要走了。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时日无多了。

    郎中开了几副药,拿了诊金,告辞而去。

    然后赵家众多兄弟,也就都知道了赵允让时日无多的这件事情。乃至赵家几个姑娘,急匆匆赶回来,随后便是哭成一片。

    这个时候,甘奇也就不便在这王府多留,上前去与赵宗实赵宗汉告辞,慢慢往外走去。

    赵允让,当了几十年的知宗正寺,在这皇家权威极大,皇位本就是皇家的事情,若是皇帝有子,赵允让还没有多少话语权,如今皇帝无子,皇位之选就要从宗室里找人。这个时候赵允让就很有影响力了。

    奈何,赵允让看来是真帮不到赵宗实多少了。

    一家人都在一种悲伤的氛围之中,不论男女都是悲伤不已。这些悲伤不仅来自对父亲的悲伤,更是因为这个汝南郡王府的大靠山说没就要没了。

    赵允让二十八个儿子,若是没有了这么一个有权威的老爹,在这汴梁城里又算得了什么?封王这种事情,对于这二十八个人里面的绝大多数来说,都是不可能的,别说封王了,封什么都不可能。唯一一点好处,就是赵允让家大业大,一人能分一点财产出去,有人能分多一点,有人分少一点,各凭本事。

    女儿们就更不谈,不是靠着老爹的身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赵大姐这般有本事的,那还好。没本事的,也就不那么值钱了。赵允让的女儿,可不是皇家公主,连郡主都不是,而是县主。这还是因为赵允让女儿少,只有六个,若是女儿多,连县主只怕都封不到一人一个,还有个嫡庶之别。

    大树要倒了。这个王府大宅院以往的安宁,只怕也就消失了。

    稍后,更麻烦的是赵宗实还被皇帝任命为知宗正寺。

    汝南郡王这一支,看来是真要树倒猢狲散了。

    钱,有点重要了。该是各凭手段的时候了,也是各安天命的时候了,还有一些人连婚都没有结,赵允让在的时候,帮这些儿子娶门好亲,倒是不难。赵允让不在了,这也成了个大问题。女儿也一样,找婆家更不好找了。

    赵允让还能活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只怕都是糟心事了,死都死不自在。

    甘奇想着这么一大家子,摇着头,往外而去。

    “甘先生,请稍稍留步。”

    身后传来一语,甘奇转身去看,女儿家打扮的赵小妹,脸上带着泪痕,带着雾气的目光看着甘奇。

    甘奇连忙一礼:“多谢小公子送的礼物,在下感激不尽。”

    “先生不必客气,成人之美,是积德行善的好事。”赵小妹如此答了一语。

    “过两天,在下把府上花费的钱送来,还请小公子一定要收下。”甘奇本没有想那么多,而今却也不得不为这个小姑娘想一想了,老王爷一死,这家中的财产,女儿是得不到一分一文的。那这钱,就有必要给小姑娘送回来了。

    赵小妹连连摆手:“不必的不必的。”

    甘奇也不与她拉扯,到时候把钱送来就行,十八万贯,实在不是个小数目,对于甘奇来说也是如此,但还是得给。

    甘奇没有说话,场面忽然就沉默了起来。

    赵小妹也不知道接着该说什么了,她头前就看到了甘奇,但是父亲重病在床,她正在担忧悲痛之中,此时过去了很久,稍稍注意了一下甘奇,却正见甘奇准备离去。所以赵小妹就下意识跟随了几步,把甘奇叫住了。

    真问赵小妹有什么事情与甘奇说,她自己都不知道,只是下意识跟上来把甘奇叫住了。兴许就是想看一看甘奇,哪怕就是看一看,说一句寒暄话语。

    那就没话找话说一句吧,赵小妹开口:“张大家一切都好?”

    甘奇打破了沉默,说道:“嗯,一切都好,在下把她安排在了老宅之中,若是小公子念她了,在下便让她这几日多多上门来陪着小公子。”

    赵小妹轻轻“嗯”了一下,也不知是一种什么滋味。

    甘奇颇有些心软,忽然觉得面前这个小姑娘有些可怜,鬼使神差说了一语:“中秋又要到了,在下准备举办一个诗会,到时候有帖子上门,小公子若是方便,就与献甫一起来吧。”

    小姑娘闻言露出了一瞬间的喜色,点着头,再看甘奇,拱手一礼:“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看着甘奇转身而去,小姑娘看了片刻的背影,转身回头,几个赵家女子,正坐在一起,哭成一片,小姑娘泪水也止不住在流,只是并不出声。刚才的欣喜只是一瞬间,此时的悲伤占据了所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