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黑色情人眼 > 第34章 我被甩了
    韩立一行人走了之后,梁珺盯着手里的枪看了会儿,才小心放好,接着给自己腿上的伤口换了药。

    这两天为了省电,大家都不敢开手机,她也不例外,于是静坐的时光就变得分外难捱,她很快就有些犯困。

    一个人在这种鬼地方,睡是不敢睡的。

    她推开车门下去,慢慢地扶着车子走,就当做复健。

    走路时关节还是会痛,她坚持一阵就出了一身的汗,想到如今就连洗澡也不能,顿时不想继续,靠着车子喘。

    呼吸匀了点的时候,她看到个人影。

    瘦瘦小小一个,于是韩立走之前说的那番话几乎是立刻就蹦到她脑海里。

    沙沙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梁珺眯了眯眼,手摸摸自己身侧别着的匕首,背脊不由得绷紧,视线盯住逐渐放大的身影。

    沙漠里这个时候已经很安静。

    刘佳乐看见她,扯出个不冷不热的笑,然后二话不说就拉开车门要上车。

    梁珺拦了一把。

    “你不是去村里打听消息?”

    刘佳乐动作停住,侧过脸看着她,眸底一片阴冷,“是,我打听完了,回来休息,不行?”

    “你打听到什么了。”

    刘佳乐手从车门上收回来,双手抱臂,“等韩立来了再说。”

    那姿态有些说不出的傲慢,梁珺觉得眼前这人现在大概是就连装一下的心思都没了,她扯着唇角,笑的很冷,“说起来,你变化还真是挺大的,以前一直都躲在李林身后,现在居然敢自己去村子了。”

    “我不去行吗?”说到这个刘佳乐就来火,“水牢和村子我只能选一个,如果不是你非要在这里死磕,我们也不用非要以身犯险,村民那里怎么可能有消息?他们就连离开这里的心思都不曾动过!”

    梁珺背靠车子盯着她,“怎么听起来你和村民很熟似的。”

    刘佳乐面色一顿,偏过了脸,声音小了一些,“我刚刚去问了,当然知道。”

    梁珺视线挪开,望向村子,刚要再说什么,刘佳乐又开口。

    “梁珺,你现在腿这样子,大家留着你是看在车子是你的,你别以为我们都要对你言听计从,要是我们乐意,随时扔你在这里。”

    梁珺眸色淡淡的没什么情绪,隔了几秒,听见旁边车门响了声,刘佳乐还是上车了。

    她转了转手里的车钥匙,想了想还是没有再去试探刘佳乐。

    ……

    韩立和李林回来是后半夜的事儿。

    那时梁珺已经困的厉害,但是不敢睡。

    她坐在车子副驾驶位置,刘佳乐坐在后边,李林上车时,觉得车子好像都和冻住了一样。

    韩立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梁珺清醒了一点,嗅见男人身上一点潮冷的气息,她揉了揉眼。

    “顺利吗?”

    李林抢着答了,“还行,没有村民来,我在上面真是提心吊胆的……”

    梁珺听的不太专心,就一直盯着韩立。

    韩立不知道在想什么,垂头捻手指,好一阵子,才抬眸,对上她双眼。

    李林还在说话,梁珺压根没听,问韩立,“赵莺莺说了什么没有?”

    “没有,马上又要举行仪式,她很害怕,”他从车内后视镜瞥一眼刘佳乐,“刘佳乐,你在村里有收获么。”

    刘佳乐眼神闪烁,手指蜷了蜷,“我……我问了两个人,没问出什么来,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韩立身子一动,扭头看着刘佳乐,“也就是说,你和村民说上话了。”

    刘佳乐被他看的不大自在,视线躲闪了下,“也就和两个人说上话……”

    “至少证明村民对你没有太多防备,这样吧,明天你再去一回,问问别的人。”

    刘佳乐攥紧拳,欲言又止,用求助的眼神望向李林。

    李林躲开了她的视线,直勾勾盯着前面的韩立。

    韩立这一趟白跑,梁珺这个等在原地的反倒受了更大的打击,她陷入无精打采的状态。

    韩立瞥了梁珺一眼,又说:“这次我留意看了赵莺莺手上那铁链子,手铐的部位有个奇怪的东西……”

    梁珺果然有动静,立马抬头。

    韩立在手腕间比划一下,“铁铐看起来密闭,也没有钥匙可以打开,但是那一周有一圈图腾,在水牢里看不太清……村民那里我觉得应该有打开铁铐的线索,仪式当天他们要带祭品离开水牢,我记得之前的仪式上赵莺莺手臂上没有带铁铐。”

    遂目光转向刘佳乐,“这事儿你要是能问也问问,问不出就算了,关于泉之眼和仪式你能多打听一些最好,这样去水牢的行动你就不用参与,我和李林来就行。”

    刘佳乐一听这话心更冷。

    这一句话绕几个弯子,阐明的是一件事儿——要是她没法从村里得到什么信息,那她还得去水牢。

    反倒是这种说法让她根本没法拒绝,还好像多优待了她似的。

    真是要堵死她。

    小会结束已经深夜,韩立想叫梁珺去帐篷休息,梁珺一脸抵触。

    韩立有些无奈,最后没办法地妥协,让她吃了药然后去后座躺着。

    值夜的事情落在韩立和李林肩上,韩立是前半夜,李林自觉地去了帐篷睡觉。

    至于刘佳乐,一直气呼呼的,从下了车子就走远了些,也不和其他人说话。

    待帐篷里车子上都安静下来,韩立选了个地儿坐下,手里把玩着打火机,刘佳乐才慢吞吞地挪过来。

    她开口,也不敢声音太大,“韩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打算帮我是吗?”

    韩立抬眸,神色淡淡的,“就这几个人,做事不分工,你指望我和李林把所有事儿都干了?”

    刘佳乐在他旁边坐下来了,“梁珺为什么就什么都不做?”

    韩立垂眸盯着手里的打火机,“她受伤了。”

    刘佳乐盯着他侧脸看了会儿,忽然身子一倾,唇一紧凑到他脸颊挨了一下。

    韩立是没料到的,以至于他怔了几秒,也没躲开。

    刘佳乐说:“你觉得梁珺比我好吗?”

    韩立没说话,手里的打火机又打了个转。

    刘佳乐说:“她也许长的比我好……但我能为你做的肯定更多,只要你带我离开这鬼地方,只要离开这村子……你让我陪你怎样都行,她那个人一看就不好说话,不会有我这样对你百依百顺,你想想啊……”

    她身子柔弱无骨地靠他肩头,在他耳朵上吹气。

    “我肯定比她更能满足你。”

    韩立觉得有些好笑,勾了勾唇,“没方向离开确实不行,这里是沙漠……”

    他话没说完,刘佳乐的手已经不太安分地在他身上爬。

    蜿蜒着,往下。

    他呼吸顿了一秒。

    “别和我打太极了,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显,这里是你说了算,李林和梁珺都没什么发言权,只要你说要走,没人拦得住。”

    韩立按住她手臂,“你这一番好意太过昂贵,我也想留着这条命出去,可没方向我不能带大家去沙漠送死,而要找方向,大家就都得努力,梁珺一瘸一拐,去村子怕被村民认出来,带去水牢是个累赘,只能在这里,你不服也没办法,让她去村子里做什么更容易害死大家。”

    刘佳乐泄气到手都不动了。

    韩立拉开她的手,毕竟是那地儿,她就那么按着也不舒服。

    “安分点,”韩立手拍拍她肩头,“多收集点信息对离开这里才有帮助,既然村民对你不设防,明天白天你再去看看,需要的话,李林陪你……”

    “我自己去。”

    刘佳乐面色很糟糕打断了他的话,又重复一遍,“我自己去。”

    韩立深深看她一眼,也不勉强,“行。”

    ……

    梁珺以前浅眠,然而这两天吃的药有些副作用,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醒来后草草洗漱过,才得知,刘佳乐一大早就去了村子里打听消息。

    李林打从和刘佳乐分手之后就一直提不起精神,值夜之后又回到帐篷补眠,韩立洗漱完上车坐在梁珺身边,捞着她的腿看了看伤口。

    “现在自己走路怎么样?”

    “还行,基本不疼了,”梁珺答,“就是速度快不了。”

    他用没戴手套的那只手在她膝盖轻轻揉了揉。

    梁珺脸发烫,男人指尖的温度有些高,她抿唇瞥那只手。

    他手没停,还在揉。

    她这么忍了一阵,终于憋不住,“你在干嘛?”

    韩立抬眸睇她,“这里没别的药物,只能人工手动按摩活血化瘀,这样会好的快些。”

    梁珺才明白过来,默了几秒,“你这个人……”

    她没说下去。

    “怎么?”

    他问。

    她想了想,“你的表面也太会欺骗人了吧,不熟的时候沉寡言,阴沉难接近。”

    “熟了呢?”

    “会撩,没节操,不要脸。”

    她毫不犹豫道。

    韩立笑了笑。

    她想起自己之前那个问题,“你肯定有女朋友了。”

    “我女朋友不是你么。”

    梁珺一拍脑袋,“对,我都忘了,不,我不是说我,你在外面,应该有真的女朋友吧?”

    男人低头看着她葱白样的小腿,呼吸慢了点,“没有。”

    “骗人。”

    “以前有,我被甩了。”

    梁珺一愣,八卦之心沸腾起来,“真的假的?你哄我的吧?”

    他继续给她揉腿,“以前做佣兵的时候过的日子很混乱,女人,烟,酒,赌博……我跟队去了G国,那边政局不稳定,就靠这些打发时间,女人认识过几个,印象不太深,除了最后一个。”

    梁珺说:“来来,讲讲这最后一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