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何方神圣 > 第七卷 灵宿祭天,玄通易经 第二十四节 队伍好带人心却散
    飞禽传讯是伯虑人主要也是快捷的通讯方式,随着时间推移,伯虑人的统治阶层就收到了风声,他们知道那群“玄修”被另一群“玄修”消灭了。

    伯虑叛军都是在“世无圣明”的教育中生长起来的,他们也因此不敢让伯虑土著们称自己为“圣明”。他们很明确的告诉伯虑土著,他们是玄族修士,玄修之称也因此被伯虑人一代一代传播。

    一代新人换旧人,一拔又一拔的玄修来了又走,也总会留下一些关于玄陆的故事,经过伯虑人的加工后,玄陆被无限美化。伯虑人知道玄陆就是宇宙,玄陆人人都具有玄通,玄陆人不愁吃穿,有空就到处旅游,而旅游的地点就是他们这样的界田。

    美化的产物充斥着大量逻辑上的漏洞,然而,伯虑人不会去置疑这些,他们一代又一代美化着玄陆,然后告诉同胞们,我们也是玄族人,我们也要去玄陆。于是,美化玄陆的獠牙露了出来,伯虑人造反了,因为他们也是玄族人,他们有资格前往玄陆,而玄修们违反了玄陆的意志,把他们伯虑人当成猪狗,伯虑人要团结起来进行抗争。

    几十万年的美化宣传,使得目不识丁的伯虑人都能随口说,玄陆人天天吃肉,穿蚕丝制成的衣物,穿一天扔一件。就如玄宗宣传“世无圣明”,本意是打击卦光辅助卦圣一样,宣传了数千上万年,玄陆人早就不知道最早是因为什么有“世无圣明”的宣传教育。

    伯虑人也忘了他们先祖为什么要美化玄陆,反正玄陆是美好的,坏的是驻守在伯虑的玄修,只要打败这些玄修,玄陆就会接纳他们。

    胡山雕以为伯虑人的领导层了解真相,没想到他获得的信息是,这些领导人也是坚信伯虑修士违背玄陆决议才会奴役伯虑人,只要伯虑人把事实传到玄陆,玄陆就会惩罚修士而解放伯虑界田。

    “我了个去,伯虑人的先祖都从修士那里偷听到了什么啊?”胡山雕吐槽道。

    不管伯虑人的历史如何,在知道他们无法转修“灵宿祭”体系时,胡山雕就残忍的放弃这个集体。对于胡山雕而言,无法提供灵性与知识点的祀徒都不是好修炼者,而他如今祀徒数量已经突破70万,但这其中却也是有区别的,区别不在于祀徒等级。

    三清是很危险的信号,胡山雕也变得小心翼翼,除了最早获得三清圣谕及好处的祀徒,后面的祀徒需要很长时间的考查。如此的话,后面的祀徒只认为三清是个“名称”,而不认为三清是圣明,这就减少玄宗的注意力。

    袭灵事件让胡山雕意识到“修炼者”对于修炼体系的态度,并不如他所想那样轻慢,不是好的修炼方法就一定会被接受。修炼体系实际上牵扯着很多古老的秘密,所以,胡山雕招收祀徒后会进行筛选。

    时速相差一百倍,意味着玄陆普通人在没有防护情况下抵达界田,则会瞬间老了一百岁,但不意味着界田人去了玄陆就会返老还童。

    有一种病叫“空气中毒”,界田的空气与玄陆是不同的,界田人习惯呼吸“命气”稀薄的空气,而玄陆的“命气”浓郁数十上百倍,界田人一进玄陆就死了。

    玄陆人可以穿元力服抵达时速差异及空气差异,界田人也可以戴吸呼气进入玄陆,然后得长期居住在适宜的环境里。但这样的环境造价不菲,界田人连通卷都没有,哪里能支付得起,也因此没有谁会把界田人带进玄陆。

    这就使得玄陆尽管缺人口却从未想过要把界田人拉进来填充的,另一个角度来讲,界田人相当于没有任何价值。世界的本质就是对利益的追逐,当界田人没有价值时,他们就连“人”都不是。

    唐桑羊一直反对胡山雕“世界本质即是利益追逐”的观念,但他糟老头坏滴狠,他的观念也不怎么高大上,唐桑羊认为“世界的本质是圣明创造的,圣明的都是对的,站在圣明对立面的都是错的”。

    而胡山雕恰恰就是圣使,唐桑羊因此觉得胡山雕不是一个合格的圣使,这个糟老头私底下还对莫里斯等人说,圣使背离了圣明,我们应该向圣明祈祷说明这一点。莫里斯没同意,他相当于无路可走之下才投靠三清,虽然已经是虔诚级祀徒,然而私底下却并不虔诚。

    莫里斯的祖先都是奴籍,后来宗庭统一玄陆才销除奴籍提升为庶籍;但莫里斯的世界观却不是消除“户籍阶级”,而是开放“户籍晋升”制度,也就是庶籍可升民籍,民籍可升世家籍,世家籍可升阀籍,最后就是“氏籍”。

    祀徒们不是傀儡,他们拥有自己的三观以及追求,胡山雕也知道自己并不是一言堂,一旦有所争执就会请“三清”裁决,结果自然都是胡山雕提议得到三清的支持。但唐桑羊等人却不会因为多次被三清否决提议,就对三清产生不敬之心,反而一直收集胡山雕的把柄,以证明这个圣使是邪怪。

    在胡山雕日常窃读祀徒们记忆时,伯虑界田的传送阵也架设完毕业,人手的关系,三清势力调动伯虑人进行收割。虚空航母成了运输船,大量数百上千年的修炼资源被转移到姤陆,伯虑人也因此获得了大量修炼资源,两方人马都各自高兴。

    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特色,就算贫瘠的地区也是如此,问题在于这些特有没有被发现。伯虑田的特色也可以说特产就是大量的玄兽,玄兽就是指具备玄通的飞禽走兽,植物、矿石之类若是以玄为开头,也是如此的。

    但需要注意的是,人工驯养的野兽植物是不具备“养”出玄通的,伯虑田的玄兽都当年老商号“兴隆发”驯养在伯虑的后代。这些后代无意间吃了“卦相”碎片产生进化,随着时间推移进化出了玄通法效,想要捕捉它们不难,难度在于如何抓住行踪。

    不过, 兴隆发老字号已经开发伯虑田长达一百七十万余年(玄陆时间1700年),三清势力也就捡不到这个便宜。况且,三清势力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再加上姤陆就存在玄兽,也就更不会花费精力去捕捉。

    三清势力并不缺钱与资源,人才方面暂时也不缺,缺得是方方面面的技术,新型玄器的研究、药剂调配的研究、资源管理的研究、玄通易经网的研究等等,大量技术都是缺少的。因此,三清势力投入重资建立数十上百个研究所,针对己方的不足进行研究。

    三清势力在军事上是严谨的,但在统治结构上却又是松散的,这跟胡山雕的目标是有直接关系的。如果胡山雕想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他就会通过三清降下圣谕整合各方各面,但胡山雕的目标是“回家”,这就使得胡山雕偏重于“灵士”的发展。

    针对伯虑田的行动是一次复仇,兴隆发、全昌正、海潮记、贵生号、吉祥铺、老粥益、红鲤记,就是“袭灵事件”的幕后七手。伯虑田只是兴隆发诸多界田之一,而另外六个老字号同样拥有大量的界田,报仇行动也就不是短时间能结束的。

    伯虑田的行动很成功,上清宫军团、丹鼎军团、第十六山门都参加了这些次行动。接下来,四个军团就要单独进行复仇行动,实力最强劲的无疑是上清宫军团,军团作战人员两万三千名,后勤人员一万五千人,拥有三艘虚空舰母,数千架玄陆战舰。

    在参照虚空舰母研发出来的大型战舰生产出来后,这种三人驾的战舰就改名为“鹰机”,将玄陆战舰的名称留在载人量不同的新产玄器。

    实力第二的则是丹鼎军团,此军团以列姑射为基地,背靠人口数千万的姑射族以及两百多万的丹鼎市移民。其成员主要来自于丹鼎市的修炼者,他们最早并不是三清祀徒,而是在“袭灵事件”发生后,胡山雕进行人员挑选时,这些人选择跟随后才被发展为三清祀徒。

    丹鼎军团的后劲比上清宫军团要足,上清宫军团基地在姤陆,人口是这个军团严重的缺陷,唐桑羊正与姑射族商议,挑选修炼灵方诀的姑射人加入离金军团。而丹鼎军团就是没有姑射人做为兵源,其本身就有两百余万的父老乡亲,只要不是团灭,随着时间推移,新生代就会不断涌现。

    第十六山门是刘正用、文榆为首的玄陆散修所组成的,它属于宗庭正式编制,除了人员需要自己招募外,所有开支都是玄士山提供的。

    刘正用与文榆在玄陆有很多的亲朋故友,但他们也不是随便就招的,因为他们对这些亲朋故友都有较深的了解,也就敢用“三清至上,聆听九州”来招他们入“伙”,然后再让他们转修“灵方诀”。

    第十六山门成员数量六千整,预备役一万两千整,基地可以说是遍布玄陆的,但这个这军团的缺陷很大,一旦玄士山断掉补给,就意味着第十六山门失去所有基地。考虑到宗庭对“圣明”的态度,刘正用与文榆拼命索要补给进行屯积。

    九州军团还在纸面上,这个军团的难产之一就是统帅暂缺,九州人如今复苏了数百人,其中尚未复苏就死掉的也有几十人,但就算全部复苏也就一千人,九州人也因此有些迷茫。军团想要长久不衰,不仅需要源源不断的兵员,还需要训练、修炼、研究制军事设备的基地。

    而这些重要因素,九州人都不具备,他们就把主意打在胡山雕身上,九州人的夺舍重生都是胡山雕一手操办的,所以,九州人其实知道三清就是胡山雕。但因为祀徒的原因,他们是无法将这个秘密说出来的,就算被人搜魂也不会暴露这个秘密,如今修炼灵方诀就更不需要担心被搜魂。

    胡山雕是不会上这个当的,他连第十六山门的军权都交给刘正用与文榆,又岂会再去帮九州人组建九州军团。当然,这个名额是必须给九州人的,其余三个军团也是知道这一点,如今可以说所有祀徒的“高层”都已经见过面,不需要担心彼此不认识而打起来。

    玄宗九人显然不愿意胡山雕“下野”,在胡山雕辞去丹鼎市市座后,玄宗九人又立即为胡山雕运作到另一个城市的市座。这让胡山雕意识到他的九个老乡显然不愿意自己离开他们的视野,但胡山雕也不在意这一点,他目前是需要积蓄力量“拉”动卦光世界的(九州)。

    震部大陆含一京七府,震京、随府、蛊府、临府、观府、噬嗑府、贲府、剥府、复府。

    南盅市是盅府下辖七十四个城市之一,盅府是闻名玄陆的“鸟兽”旅游胜地,飞禽遮空,野兽遍地是此府诸多城市的特色。盅府也因此大力建设各种奇特的道路,方便旅客们骑着鸟兽游玩,但南盅市的旅游业却是非常低迷的。

    除了南盅市外,东盅、西盅及北盅这三座城市也属于经济垫底的,原因在于这四座城市都曾经爆发过“盅灾”。盅府之所以旅游业仍然兴旺,就是及时制止盅灾的泛滥以及封锁了消息,不仅普通人不知道曾经有过盅灾,大量修士也是不知道的。

    盅府旅游业的兴旺,让盅府拥有一座“终端传送阵”,终端传送阵就是公交车终点站,终点站里的公交车可不是一路而是好多路的。这就使得盅府的终端传送阵成为游客们的“玩具”,这个玩具的玩法类似于“快闪”。

    四面八方的游戏客约定时间一起抵达盅府“终端传送阵”,然后大量喊了一句后,就迅速散向来时的传送阵,时间不会超过30秒。这种“游戏”在所有“终端传送阵”都存在,年轻人们对此乐于不疲,但这个游戏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

    这个安全隐患可不是宗庭瞎担心,最近一次大规模踩踏事件才过去两年的时间,虽不能说年年都会发生,但间隔两三年都会出现一次的。这使得拥有“终端传送阵”的所在地衙门不得不加强警戎力量,一方面打断“终端快闪”的游戏,一方也是防止有心人的算计。

    终端快闪要组织起来也是不易的,它需要精确的时间、宣扬口号、人员募集等等,虽然不需要花钱,但组织者却必须强大。参与这个游戏的年轻人也不是傻瓜,他们喜欢是一方面,却也不会因为喜欢就去玩命,一旦游戏出现问题,这个组织方也就坏了名声。

    组织方可不是大号练废换新号就能形成的,它必然经历了数年时间“安全”的组织,并且还要让参与者觉得“快、爽”才行。由于“终端传送阵”的数量不是很多,也就出现了“地域”的划分,任何事情牵扯到地域就会引发竞争与攀比,所以,终端快闪的“组织”方也不轻松。

    终端快闪组织方属于吃力不讨好的民间部门,组织好了,闪客们无非就是双击666,组织不好,闪客们就会在“玄通如仪网”上声讨吐槽,这个终端快闪组织也就废了。但尽管如此,也仍然存在不少的终端快闪组织,其背后都是年轻一代的氏阀世家子弟。

    规模越大越能证明自己的组织能力强大,几百上千人的终端快闪已经被厌倦了,如今上万人的终端快闪都成了常规,已经有风声传出,近期会出现“十万人”级别的终端快闪,这让拥有终端传送阵的地方衙门非常头疼。

    胡山雕在上任前都会先把地方疏理一遍,所谓的疏理,主要是收集地方祀戎员们的犯罪证据,然后在自己尚未上任前将这些人拔掉,安排自己的人马进去。经过武升市、丹鼎市的两次市座担任,胡山雕如今拥有将近四千的祀戎(公务员)。

    有四千多的祀戎人员,胡山雕安插心腹进入“南盅市”各衙门也就不担心捉襟见肘,而宗庭,正确的说是玄宗,玄宗九人对胡山雕提交上来的名单及罪证都是第一时间处理的。因此,胡山雕尚未上任,南盅市就已经成为他的地盘,就算重权衙门仍有几个不是他的人,但核心重权衙门的首座必然是他的人。

    武升市是胡山雕自己选择的城市,丹鼎市是离帝安排的城市,这两个城市都不存在什么特殊内情。但南盅市却是玄宗九人特意安排给胡山雕的,这一点上,九个老乡并没有隐瞒,有意思的是,老乡们也同时表示,他们只是觉得南盅市有什么,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而这个“有什么”就是老乡们所在意的,他们坦言“有什么”属于不可说,胡山雕想知道就要自己去挖掘。胡山雕脚趾头一动就知道“有什么”必然跟“卦圣”有关,老乡们显然是想把他正式引进“老乡会”,然后共同为“卦圣”老乡们的复苏而努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