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至尊妖孽公子 > 第403章
    收下莱朱那份烫手的礼物后,小履癸静下心来,开始细细思考了,总结出了四个字——“惹祸上身”。现在正是骑虎难下的胶着状态,现在有好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处理,像是先引诱那两个家伙出来,然后再让它们甘心臣服,最后也是最没有头绪的难题——如何恢复麒麟的肉身。

    “唉”小履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璃都已经带着玄冥去散步了,风希因为不能离开玄冥方圆三百米的样子,也一起跟着去了,但其表情气鼓鼓的,想来是不情愿的,可又没办法,所以此时这里只剩下小履癸独自一人。

    小履癸盘腿坐在地上,先理清思绪,细细品味玄冥他们之前所说过的话,大致可以先确定一些事,自己身上应该带着至少三种不同特殊血液,玄武血液,应该来自某位远古的祖先大人,很xg的是夏王朝开国君主——大禹,正巧继承了这一血液,自己才有机会获得。玄鸟血液和青龙血液,应该是来自第二代玄女的,契所创造的先天秘宝——九天玄锁,粉色的龙头就可以说明这一切。要是这样算来,小履癸有一个大胆地猜想,自己的母亲,很有可能就是来自商部落,而且与酋长主癸的关系应该很亲,要不然他上次看自己的眼神,怎么会有长辈疼爱小辈的感觉,这一次他也没有为难我,还送了一条的项链,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他把项链收了起来,贴身带着。

    他这下确信了,秘宝的继承者,应该就是那些拥有特殊血液的人群,他们需要将这些特殊血液,与其肉身相融合,才能更好的发挥秘宝的能力。

    小履癸手上多了一张染成血红色的纸条,“这要处理的事情太多,跟一座小山一样压在我的心头。”

    “算了,头开始疼了,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小履癸也开始破罐子破摔了,向后一倒,躺在了地上,“话说咱为什么要破费脑子去想这些,距离蚩尤复活,还有个百余年,到那时候我早就不在了,所以……呵呵呵。”小履癸也奸笑起来,“到时候再随便找一个人,把这个东西丢给他,不对,是硬塞的。那就好了,万事大吉……我就去处理我的事情,父王的仇……”

    小履癸闭上了眼,静静地躺着,“明天我要去军营了,今天就再玩个够本吧!”

    房外有一个黑影,悄然消失,像是从未在此处出现过,他只留下了一句,“有点味道了,不过时间还差一点,先再留你个一段时日。”他的眼神有点黯淡,“不过,我们果然还是宿敌。”

    小履癸躺着的样子十分地惬意,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睡着了,其实他还是醒着的,眼前一片黑暗,黑暗中出现了一点、两点、三点光芒,青色、粉色和黑绿色的,如同一团团发光的气流,还未成形,漂浮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为其点缀。眼尖的人还会发现有个影子,呈暗黄朱色,在黑暗中若有若无的。

    小履癸猛地睁开眼来,他体悟到那三种血液,在身体里蠢蠢欲动,随时都有觉醒的可能。让他比较在意的是暗黄朱色的黑影,在他的眼前就停滞了一秒,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找不到了。

    “我想黄帝的预感应该没错,现在也只有相信这位年轻的王了。”莱朱独自一人,脸色有点发沉,自言自语道,“我都把烂摊子交给他了,我还瞎操什么心呢!”转瞬间他的心情又变得不错了,干脆在王宫花园中漫步欣赏。

    天色渐渐变得浑浊,火红色的云朵挂在半空,竞相“燃烧”躯体,表演着变身的能力,一会儿如马、一会儿如兔、一会儿如鼠。

    这是一场露天的晚宴,大臣、诸侯们都在为王的十四生辰而举杯庆贺,而这位王则是坐在一边,发着呆,心情不是很好,因为他是独自一人,被孤立在远处的,虽然时不时会有人,上前敬酒。但也只是皮笑肉不笑的表面功夫,算不上真心,与其这样,还不如坐在角落里,对着月光饮酒,还能成三人。

    王不自觉就看向那边,人和影三兄弟在对酌,好生自在。他所看着的人,正是顾国君主——莱朱,挑了一个最不起眼的位置,每逢有人向他敬酒,他就悄无声息地远离那人的视线,弄得那人尴尬,却再也不敢去敬酒,这样的事件上演了几次后,也就没有人再去莱朱那边了。

    “姐夫。”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滑入王的耳中,打断了王的思绪。

    “嗯?”王看着对方的脸,不停地贴近自己,不禁喊出,“姜酒,别贴上来!”

    这声音的主人正是,有邰氏酋长之子,元妃的弟弟,王的小舅子——姜酒,他也是有邰氏的继承人。也是姜礼唯一的宝贝儿子,这并不代表他不疼爱月尧璃,或许有时候还有点溺爱过头。小时候的月尧璃可调皮了,带着姜酒到处跑,被姜礼抓回来以后,姜礼只处罚了姜酒,对月尧璃只是一顿怒斥而已,即使知道主谋是自己的长女,也是一样的做法。这让姜酒欲哭无泪,欲言无处申诉,但是每次都会忘记惩罚,多次被月尧璃哄骗,偷溜出去,结果可想而知。

    “嗯?我的未婚妻,姒葵,你的未婚夫,我只是想近距离审视你的美而已。”姜酒这句话一出,小履癸的脸色一变,跳离座位,向姜酒的背后看去,只见姚筑紫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这下子小履癸确信了,筑紫竟联合姜酒来戏弄自己。

    “我是应该叫你小葵呢,还是尊敬的王,还是姐夫呢?”姚筑紫一副调侃的模样,脸上少了几分,今早的严肃,倒是多了几分嘲弄。

    “我的名字叫姒履,姒葵是我的èièi,现在已经嫁给我的小舅子了,是不是啊?”小履癸反击道。

    突然有个声音横插进来,“没错,姒葵就是我的弟妹。”来人正是元妃月尧璃,只不过依旧身着男儿装,手牵着一位小女孩,悠悠上前而来。

    姜酒顿时收起了玩闹的心情,很是认真地看向自己的姐姐,其实他还是有点害怕姐姐的,因为小时候吃过的亏,有一大半都是她的杰作。

    “那是……”小履癸惊讶地看着,月尧璃带来的小女孩,正是他从小混混手上,救下的孩子。

    姚筑紫的眼神又恢复到严肃感,“我明白了。”

    在这心照不宣下,他们达成了一个共识,姒葵有个双胞胎哥哥,姒履。只有姜酒没有听懂,但是却凭空多出了一位未婚妻,让他躺着都中了枪了,直到大婚当日才明白过来,可怜的姜礼呀,简直是被履癸骗得团团转。然而日后,姜礼也曾生气地滥用私权,让军营偷偷给小履癸加强了训练力度,大大地整了自己的姐夫一番,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小渊最近怎么样?”这位罪魁祸首开始弱弱地询问道,没了先前的气势。

    姚筑紫恢复到豪爽的性格,一把搂住了小履癸的头,幸好这时候众人都喝得醉熏熏的,也没有人注意到,“自从你拒绝了他的告白后,他好一段时间内,都消沉颓废着。让师傅、五师叔他们头疼了好一阵子,用尽方法想要恢复他的意志”

    “这样啊……”小履癸更加羞愧地低下了头。

    不过姚筑紫接下来的话,真是出乎意料,“但是,没想到七天后,他就自己振作起来。理由说是他会祝福你们的,但是这不能打击和改变他对你的心意,他不求能待在你的身边,只求能保护你。所以,要不停地修炼,希望还能再见到你。”

    “呵呵呵……”小履癸一脸的黑线,嘴角抽搐地干笑了几声。下意识决定,绝对不会再见姜羽渊,就算见到他,也要一口咬定,自己是姒葵的哥哥。

    两人对视一笑,就明白对方的想法。

    “那我以后也叫你小履了。”姚筑紫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这让小履癸越发觉得他是个自来熟,不然短短的半天时间,哪能联合姜酒,围攻自己。

    “我们不如来过过招吧!”姚筑紫早就注意到,小履癸的身手还算是不错的,想要和他切磋切磋。“试试我新学的一招——虚晃一影。”

    小履癸今天刚刚体悟到特殊血液蠢蠢欲动,也想要试一试单凭自己能够驾驭什么样的力量。“好呀!”话音刚落,玄鸟羽翼就突然出现在他的手中,只在一瞬间化成一把剑——玄鸟翼剑,此外再无任何变化,这让小履癸有点失望。

    “咦,怎么没有兵器相碰的实感。”小履癸疑惑道。

    原本和玄鸟翼剑,相抵的剑身,已经化成绿影,渐渐消散,“不是早告诉你了,这是虚晃一影吗?”姚筑紫手持着湘竹剑,从相反的方向横扫过来,就在快要击中小履癸腰身的时候,小履癸往下呈现劈叉的姿势,将湘竹剑挑开。

    “不好意思,还是错的。”姚筑紫一脸轻松样。

    小履癸上挑的时候,竟又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阻力,又是一道绿色的虚影。这回湘竹剑直指小履癸的右肩,挥空的小履癸,灵机一动,顺势向姚筑紫的腰间方向刺去。

    点到为止,两人不分上下,手中的剑都指着,对方的要害。

    “平手!”两人对视一笑,同时收剑说道。

    “虚晃一影是湘竹剑的第二招式,我本想出奇致胜的,没想到小履身手那么灵活,对上这招竟然没有吃亏。还跟我打了一个平手。”姚筑紫有点兴奋地说道,“第一招式,就是御剑术,毫无战斗力可言,害得那梼杌嘲笑我。不过现在有了虚晃一影,再加上我自身的剑术,一定会变得更强的……”姚筑紫像是看到知音一样,自顾自说了一大堆。

    虚晃一影,如同字面意思一样,剑身会化为虚影,让对方无法捉摸真假,从而进行奇袭。现在的姚筑紫才刚刚学会这个招式,只能放出一道虚影,等他身体中的特殊血液,再进一步融合后,就可以放出第二道虚影,甚至九道虚影。

    想要融合特殊血液方法,很简单就是修炼。每种特殊血液中都带着一种元素,如青龙血液中带着木元素,吸收这些木元素,加以熔炼出绿影泽木,就可以重铸骨骼脉络,剔除杂质。每铸修一次,血液就会融合十分之一。其他特殊血液也是一样的修炼方法,除了王族玄鸟血液中的凤凰涅火,本身就存在,满足年龄的要求,就可以直接进行涅盘,浴火重生,每一次可以融合十分之一的血液。只是过程比其他血液融合是要艰难危险得多,一不小心就会灰飞烟灭。十六岁算是玄鸟王族chéngrén的年龄,也是涅盘的年龄的底线,年纪越小,涅盘的成功率越低,但超过了五十岁,涅盘几乎是等于去送死。然而每过三年可以再进行一次涅盘,因为凤凰涅火需要时间重生,而且玄女的新身体,也需要时间适应修整,太过急功近利,会使下一次涅盘成功的几率大大降低。

    姚筑紫也只是铸修了两次,现在属于二重体。这十次的铸修融合血液,被分为了十个阶段,分别为一重体到三重体,四炼体到六炼体,七虚体到九虚体,神体。当年神农氏后裔,就有两位拥有神体的小子,分别是火神祝融和水神共工。而小履癸则与普通人一样,属于凡体阶段。

    月尧璃则和好久不见的弟弟,在一边闲聊,而那个小女孩也默默地呆着,不发出一点声响,让姜酒对这个初次见面,就成为未婚妻的“姒葵”xiǎojiě,有了一点小小的兴趣。

    赤袭和璃都分别站在两个房顶上,注视着一切,防止有心人破坏晚宴。

    玄冥则是沉沉的睡在王的寝宫,害得风希错过了热闹的晚宴,现在正在砸龟壳,出气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