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一卷 万夫力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谁下地狱
    姚桃枝来之前曾经想到了很有趣的一件事,他的名字和韩唤枝的名字里都有一个枝字,也就是说就看谁更粗更硬对砍起来才不容易断,他觉得韩唤枝的名字不好,自己的才好,桃枝啊.......又美又春-情。

    然而在见识了韩唤枝的一刀之后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了,当年杀手排行榜上前二十有十六个折在韩唤枝手里,自己以为的万无一失其实还是在轻敌的基础上,所以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万无一失,若他真的在意起来就会察觉到韩唤枝那脚步似乎移动了一下只是在诱敌。

    他没敢在这个寻常人家的小院子里多停留,稍稍缓了口气就加速离开,一边疾掠一边还想着自己也确实够厉害,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挡得住那一刀?

    想想看也就释然,怕是那十六个顶尖杀手就是都死在这样一刀之下吧。

    那一刀势不可挡,面前是一座桥横陈,那就断桥而行,面前若是一座山阻挡,那就劈山开路。

    姚桃枝到了自己藏身的地方才慢下来,这是一座寺庙。

    南越国和大宁不一样,大宁皇帝尊崇道教而南越信奉禅宗,几乎每一座城里都不止有一座庙宇,禅宗的人在南越不必缴纳赋税还有寺庙的田地,过着优哉游哉的日子。

    大宁灭南越之后废除了这些特权,禅宗的人在平越道的日子便过的清苦起来,幸好当地百姓依然信奉,所以靠着香火勉强能够维持,只是地位大不如前。

    姚桃枝进了寺庙之后与扫地的几个僧人颔首示意,然后直接进了大殿,从怀里取出来一张银票投进功德箱里,守着功德箱的那小知客僧只是随便一瞟就看清了那银票上的数额顿时眼睛亮了起来,这位奇怪的客人已经在这住了四天,每天都会敬奉香火,跪拜祈愿的时候也是无比虔诚,已经有几年没有见过这样的信徒了。

    没多久姚桃枝就到了寺庙主持的房间里,主持取了伤药看了看他脑袋上那一道血痕。

    “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来,要去哪儿,做什么事,但我还是想劝你一句。”

    主持看了姚桃枝一眼:“莫要执迷。”

    姚桃枝笑起来,自己对着铜镜将头发剃掉,触及伤口疼的微微咧嘴,可若是不剃掉头发便没有办法仔细敷药,他也不想让这个和尚动手。

    “为什么你非要自己来?”

    主持不解。

    “杀人是一件乐事,我很喜欢,你若持法刀落我的头发那便是剃度,想来就很可怕以后还怎么杀人,不吉利,太不吉利。”

    姚桃枝剃掉了前半边头发,伤口也就全都露了出来,主持先是清理了伤口然后开始缝合,他不经常做这样的事也不是郎中,见了血手有些发抖,所以缝合的时候比正常情况要疼的多,姚桃枝却只是安静的等着不催也不急。

    好不容易把伤口缝好,主持都忍不住长长的松了口气。

    “你劝我莫要执迷。”

    姚桃枝忍不住笑起来:“和尚真有意思,若非我日日供奉香火怕也见不到主持,更不会由主持为我治伤,都已经沾染了铜臭的禅法就别想着度化我了,你刚才听我说杀人是乐事的时候还是在为我缝合,难道不应该亲自出手灭了我这妖魔?哦......和尚未必会打架,何况杀人。”

    主持沉默片刻后说道:“受了伤的狼进了寺庙我们也是要救治的,没有你的香火钱,我的药依然会给你。”

    姚桃枝笑的更欢畅起来:“有意思,和尚果然有意思。”

    他走到铜镜前看了看自己那秃了的前半边脑壳,后半边头发依然那么长,觉得这样子真是丑的无以言表,无与伦比的丑,便是那缝合起来的歪歪斜斜的伤口也比这秃了半边的脑袋好看。

    他不是个很注重外表的人,可在这一刻却忍不住想到若以后都如此还不如死了算了。

    索性他把后半边的头发也都剃掉,这样看起来就立刻顺眼的多了。

    “若不出意外寻我的人很快就会来,你该如何说就如何说,不用为我遮掩。”

    姚桃枝转身往外走:“我可以走得了,你走不了。”

    “寺庙便在此处,和尚哪儿也不去。”

    主持摇头:“你还是不要再造杀孽,回头是岸。”

    姚桃枝回头认真问:“若我放下屠刀,便能得圆满?”

    主持认真回答:“能。”

    姚桃枝哦了一声:“那你们这个禅宗不信也罢,我这样的人放下刀就能圆满,这是什么破地方,想想看就不公平......和尚,不如你跟我去杀人?”

    主持脸色一变:“你走吧。”

    姚桃枝往外走:“当然要走的,你这里什么都好只是没有肉吃,便这一点我也待不下去......你们和尚不是最喜欢为人解惑吗?仿似你们天生无所不知一样,那我问你,为什么我会寻来这里,为什么找的是你?”

    主持默然无语,这种问题他哪里能想的明白。

    姚桃枝脚步停了一下回头看着主持笑道:“好好做你的和尚好好的长命百岁,楚时候有个有名的刺客叫姚无痕,杀过三位皇子一位贵妃,他最终被车裂而死想着便是可惨可惨的,你若是有空闲了就念几句经文为他去些罪业灾痛,毕竟......你也是姚无痕的后代,做了和尚救人比杀人好些,最起码不担心自己死后会下地狱。”

    和尚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他当然听过前朝楚国的第一刺客姚无痕这个名字,楚哪怕已经灭了几百年,很多名字依然没有被磨灭。

    “我们......”

    主持眼神都恍惚着,脸上表情无比复杂。

    “我们没什么关系,虽然我查来查去确定你就是姚无痕的后代,可几百年了你我骨子里的血怕也没几分相似,你专心做你的和尚普度众生,我专心做我的刺客......算是继承祖业,咱们家祖祖辈辈好像都没有一个善终的,你可别不得好死。”

    主持道:“你还是不要再去做那些事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姚桃枝摆手阻止:“我劝你不做和尚你可会听?那么你又何必劝我别去杀人......好好念经,超度一下姚无痕,虽然死的那么久了怕是也从没有人超度过他。”

    说完之后姚桃枝就出门而去,主持却站不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心里只想着难道我祖上真是姚无痕?

    他十二岁才进这寺庙,记得很清楚,未出家时确实姓姚。

    姚桃枝走了没多久,一队纯黑色的骑兵护送着一辆纯黑色的马车在庙门口停下,黑骑往四周散开很快就把寺庙围了起来,寺庙规模不小,可但凡是容易逃离的地方都有黑骑堵着。

    还没有来得及洗澡更衣的韩唤枝觉得很不舒服,他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人,虽然当年为陛下出去做的第一件事他就不得不在一个极污秽的地方藏身十二个时辰才伏击杀人成功,所以想想他这样的人在那般环境下潜藏会比寻常人付出更大的毅力耐力。

    进庙门,韩唤枝步伐并不快,因为他知道自己要追的那个刺客应该已经走了,但他来却不仅仅是为了那个刺客。

    大殿里,所有的香客都已经吓得离开,廷尉守着大门,韩唤枝站在金像前沉默了一会儿,双手合十颇虔诚的许了个愿:“希望你保佑我杀人永远都比我要杀的人杀人快。”

    这话有些拗口,也不知道禅祖能不能听明白,听明白之后会不会一道天雷劈死他。

    许了愿之后韩唤枝发现这大殿里连一把椅子都没有,一夜未眠觉得还是坐着舒服,于是自己动手把地上的蒲团摞起来,坐着摇摇晃晃,不过总比站着好。

    主持在几个僧人的陪同下快步走出来,看到韩唤枝后微微俯身施礼:“见过大人。”

    韩唤枝觉得这摇摇晃晃的很好玩,于是故意摇摇晃晃,主持便有一些不喜,大殿之中,这是不敬。

    可来的人身上带着一股煞气,他仿佛在韩唤枝背后看到了一个恶魔的虚影,只是恍惚了一下,想着应该是不久之前那个奇怪的家伙说的那些奇怪的话确实把自己吓着了,所以精神都恍惚起来。

    然而在某种意义上,大宁的官员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更像是恶魔。

    韩唤枝发现地上有一滴血,于是把一个蒲团在血迹的位置放下来,思考了一会儿后居然对着金像跪了下来,这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韩唤枝双手合十面朝金像微微低头,那一滴血的位置便对的准了。

    他直起身子看向主持:“他许了什么愿?”

    主持吓得向后退了几步,若之前那人只是奇怪,那面前这个人就是可怕,他从骨子里都生出来一股寒意。

    “什么......”

    主持慌乱的说了两个字,却反而觉得暴露了自己的心虚。

    “走了多久了?”

    韩唤枝站起来往大殿后边看了看,注意到小门门口地上依稀还有一滴血。

    “走了......半个时辰。”

    “我以为你会坚持一下的。”

    韩唤枝有些无趣起来,再次把蒲团都摞起来坐好,打了打衣服上的尘土:“那个人并不重要,他走了半个时辰也没关系,就是走了几天也一样能找得到,我这次来是想问问主持,若是有些东西几年都找不到,好找吗?”

    主持脸色瞬间煞白:“不......不明白大人的意思。”

    韩唤枝淡淡的说道:“灭南越的时候大宁围困施恩城,那时候还叫紫御城对吧......虽然南越人投降的很快,但在施恩城之外还是有一些抵抗,死了不少人,也伤了不少人,我听闻这些伤者很多都被送进这庙里来救治,和尚真是善心普度......可是后来又来了一些人把受伤的南越士兵都带走了对吧,我想问主持的是......带走的是伤兵,可曾留下些什么?”

    主持再次往后退了几步,被身后的僧人搀扶着才站稳。

    “带我去看看吧。”

    韩唤枝站起来:“救人会有好报,别自己浪费了,你不说我自己也能找得到庙又不会拔腿就跑,不过你那修来的福缘善报也就尽了,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