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七百二十四章 我喜欢你的眼神
    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就是人,数字无穷极,人性无穷极。

    楚亡,非亡于最后一代楚皇,而是他之前数代楚皇的昏聩无能,他有心重振无力回天,日郎国兴盛数百年,每一代皇帝也不尽相同,可到了瓦西里这一代真的是做到了无为而治,他从不操心任何国事,哪怕就算是安息咄咄逼人日郎已有亡国之相,他也依然固我,活的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任性妄为。

    可他也会自责也会难过甚至会感到压力巨大,然而这种人,转念便会忘了。

    给他一样新奇的东西他就能把玩半日,然后随手丢进某处角落,过不了多久便会忘了自己曾经拥有过,所以大丞相罗珊有时候会想着,如果日郎国灭,陛下却活着,大概用不了十年他就会彻底忘记自己曾经是个皇帝,他依然过的无忧无虑。

    罗珊也想过逃避,她已经做的足够多足够辛苦,她也想强国也想制霸,然而日郎国的人民不这样想,大部分日郎国人厌恶战争,在他们看来有一万种办法可以解决争端,比如给钱,何必要开打?

    日郎国太富有,富有到每一家每一户都衣食无忧甚至存项不少,有些时候难以解释的便是这样的对比,日郎国这么富有军队装备精良每一个士兵都武装到了牙齿,可是绝对打不过求立人,也一定打不过渤海人。

    有的国家贫穷却好战,也能打,有的国家富有却根本不会打仗,这个世界既富有又能打的国家并不多,罗珊想来想去唯有一个大宁可以为日郎国挡住灭国之灾,当然任何事都不可能凭白得来,想求得大宁庇护,付出的也不会少,可若是能靠钱解决的问题,日郎国的百姓们应该也乐见其成。

    谈判的日子如期而至,看起来威武雄壮装备精良的日郎国禁军护送着他们的皇帝和大丞相离开军营,比沈冷先一步到了瓦窑河边等候,瓦西里本来觉得自己身为一国之君对方只是个将军,那当然应该是对方等自己才对,可罗珊执意如此,他又是个没主见的,所以就从了罗珊的意思。

    然而为了彰显他帝王的身份,他要求随他去谈判的士兵必须经过严格挑选,不管是身高还是相貌都是仔细挑选过的,换上簇新的军服,连兵器都换了新的,列队走出去的时候果然威风凛凛。

    他还带了一头狮子,一头真正的雄狮。

    这头雄狮是当年他和窕国皇帝会面的时候,窕国皇帝送给他的礼物,如今带着这头雄狮回到窕国,在他看来也是一种因果。

    瓦窑河边,日郎国的士兵们布置好了桌椅,还摆上了新鲜的水果,窕国皇帝坐在椅子上看着北方等待宁人到来,他并没有等多久,就看到了远处有一队骑兵呼啸而来,他带了三千精甲护卫,而对方来的好像只有十几个人,他们的衣甲不是那么光线明亮,他们的个头也不是整齐划一,可是十几个人纵马而来,便有一种山河尽在马蹄之下的气势,就连旁边的瓦窑河似乎一瞬间感受到了那十几骑的气势也变得磅礴起来。

    瓦西里的雄狮猛的抬起头,仿佛感受到了威胁,它露出獠牙,连旁边的御用驯兽师都跟着紧张起来。

    沈冷拍了拍黑獒的脑袋,黑獒停下来的时候用轻蔑的眼神看了一眼那头雄狮,之前还有些气盛的雄狮在看到黑獒的眼神之后竟是出现几分怯意,连獠牙都收了起来。

    沈冷跳下狗背,日郎国的大丞相罗珊连忙快步迎上去:“可是沈将军?”

    沈冷抱拳:“正是。”

    罗珊忙着介绍自己,然后引着沈冷去见瓦西里,黑獒左看右看都觉得那长毛的家伙不顺眼,溜溜达达的过去,雄狮先是往后缩了缩,似乎是感觉到自己退无可退,于是再次呲牙,嗓子里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啪!

    黑獒的爪子在雄狮脸上扇了一下,雄狮猛的往前一扑......黑獒一爪子把它按在那,看起来黑獒的体型比这雄狮还要大一圈,那只大爪子按住雄狮的后背,它想起,却起不来。

    可它依然没有就此认输,张嘴发出一声狮吼。

    啪!

    黑獒的爪子又在它脸上扇了一下,雄狮的脸上出现了几道血痕,没等雄狮趁机起身,那大爪子又按在它后背上。

    瓦西里的脸色很难看。

    沈冷打了个响指,黑獒不情不愿的离开雄狮,雄狮开始咆哮起来,奋力的想要挣脱开驯兽师的绳子,驯兽师死命的拉着唯恐狮子冲出去,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了陛下的眼神,似乎在示意他把狮子放出去,驯兽师楞了一下,下意识的手里一松,雄狮嗷的一声扑了出去。

    下一息,雄狮回头看了看绳子,又看了看蹲坐在那一脸鄙夷的黑獒,它低头把绳子叼起来又回到驯兽师身边,用头蹭驯兽师的腿,驯兽师把绳子接过去,于是雄狮再次咆哮起来。

    黑獒眼神里的意思大概是你还不如一条鳄鱼。

    “这位。”

    罗珊走到一个络腮胡的壮汉身边,眼神有些恍惚的介绍道:“这位是我们日郎国禁军将军伽洛克略。”

    沈冷的视线本是一扫而过,可是当他接触到伽洛克略的眼神,视线又重新回来,这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壮年男人,和日郎国人的相貌不太一样,很强壮很高脸型显得方硬了些,胡子很长,沈冷看着他的眼睛,他看着沈冷的眼睛,两个人四目相对。

    在某一个瞬间,沈冷在这个人眼神里看到了和孟长安的眼神有些相似的地方。

    凶狠。

    可是他看起来明明带着笑意,似乎并没有故意让眼神凶狠起来,他可能还刻意压制着自己心里的战斗欲望,沈冷太了解孟长安,当孟长安心中有战意升起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眼神,仿佛下一秒就会抽刀向前。

    “伽洛......”

    沈冷皱眉。

    没记住那名字。

    “伽洛克略。”

    伽洛克略重复了一遍,用的居然是宁语,只是听起来有些别扭。

    沈冷点了点头:“加将军。”

    “按照你们宁人的习惯来说,伽洛克略是我的名字,我姓修罗,我一直很仰慕大宁文化,所以给自己也取了一个宁人的名字,不过按照我们的生活习惯,名字在前姓氏在后,取我本名的第一个字,伽......伽修罗。”

    沈冷道:“宁语说的不错。”

    “十几年前就在学了,只是日郎国找不到宁人来教我,是粗通宁语的日郎人教我的,所以应该说的不算好。”

    沈冷笑道:“已经很不错了,修罗将军不是日郎国人吧?”

    “不是。”

    伽洛克略道:“我是白食人。”

    沈冷皱眉,这个国家的名字听都没有听过。

    伽洛克略解释了一下:“白食紧挨着日郎国,并不远,我从小在日郎国长大,我的父亲是白食人母亲是日郎人,我相貌上应该更像父亲多些。”

    沈冷嗯了一声,心里强行记住这个名字。

    伽修罗。

    瓦西里有些不满,沈冷到来之后和他说话都没有超过两句,反而和伽洛克略聊了那么久,似乎完全没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被罗珊拦住。

    “沈将军,我知道你是大宁军中很了不起的将军,还是一位侯爵,我相信你可以代表大宁皇帝陛下......”

    “我不能。”

    沈冷打断了罗珊的话:“除了陛下自己,没有人可以代表陛下。”

    罗珊讪讪的笑了笑:“那么,将军的意思是,即便你亲自来了,可谈判并不会有什么进展?我听闻从此地到长安要走几个月的时间,如果将军有什么事还需要派人回去请示大宁皇帝陛下,那这次的谈判就变得没了意义。”

    沈冷道:“你有两点误会了,第一我是这里级别最高的将军,你们想说什么都可以对我说,第二......从这里回长安如果你不急的话乘船坐车要走上一年。”

    罗珊下意识的看向瓦西里,而瓦西里下意识的看向伽洛克略。

    沈冷坐下来:“陛下要谈什么?”

    瓦西里刚要开口,罗珊也刚要开口,站在后边的伽洛克略却先说了花:“把窕国让出来,然后再交纳一百万两白银十万两黄金算作我们远征的军费。”

    沈冷微微皱眉。

    罗珊和瓦西里同时看向伽洛克略,伽洛克略则一直看着沈冷,他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沈冷的答案,等来的只是一个轻蔑的眼神,于是他抬起手指了指沈冷:“杀了他。”

    罗珊大惊失色。

    从禁军之中冲出来上百名壮汉直扑沈冷,而沈冷却依然坐在那没动,那些人向前疾跑的时候,陈冉带着的亲兵端起连弩,随着手指点动,扑倒近前的日郎国禁军士兵接二连三的倒下,沈冷却没看那些人,而是看着其他禁军士兵,绝大部分人都是一脸惶恐,似乎一时之间全都吓傻了。

    扑上来的士兵极其凶狠,他们并没有因为宁军连弩犀利而退回去,沈冷的十几个亲兵在他身前列阵,五人队配合起来,连弩射空则轮换装填,那些悍勇的士兵最近的一个扑到不到一丈的距离就被放翻,地上很快就趴了几十具尸体,而后面的那些士兵居然好像行尸走肉一样根本就没有害怕的感觉,依然在往前冲。

    连弩射空。

    “刀!”

    陈冉一声暴喝。

    十几个亲兵同时将黑线刀抽出来,刀阵洒出去一片杀气。

    “停。”

    伽洛克略忽然笑了笑,转身往回走,本来还在往前冲的那些士兵立刻停下来,没有丝毫犹豫,伽洛克略大笑着离开,而那些士兵则跟在他身后,连头都没回。

    经过那头雄狮,伽洛克略哼了一声:“浪费了上天给你的兽王称号。”

    砰地一声,他一拳打在雄狮的脑袋上,雄狮的身子侧翻出去重重的摔在那,抽搐了几下后竟是死了。

    就在众人诧异的那一刻,伽洛克略忽然将自己的佩刀抽出来,隔着大概十丈远的距离将刀子掷了过来,那把弯刀来势太快,臂力之恐怖令人震撼,没有人反应过来,那弯刀旋转着戳进了瓦西里的后背,刀尖从心口扎了出来,瓦西里脸色一白,低头看了看那刀尖,眼神逐渐空洞。

    伽洛克略哼了一声:“你也浪费了上天给你的君王称号。”

    他跳上马背:“沈冷,我喜欢你的眼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