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六百七十六章 请王爷成全
    陛下曾经吩咐过,太子殿下每年春耕时候要到农场里去亲自播种,这事说起来是小事,也是天家的态度,大宁的百姓因为这态度能直接感受到陛下对农耕的重视。

    所以太子来了,比预计的要早一些。

    诸军大比已经开始,太子第一日参加了大典,定下来在诸军大比的第三日到农场,按照惯例,廷尉府的人先要去农场看看,把里里外外都检查一遍。

    韩唤枝太忙,所以每年这件事都是交给一位千办来做,可今年也不知道怎么了,韩唤枝决定亲自到农场那边看看,大部分廷尉府的黑骑都在追捕渤海人,所有留在长安城的千办都在调查天字科,所以韩唤枝的黑色马车离开长安城的时候,马车旁边只有十二名黑骑随从。

    春三月的天气难以琢磨,雨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来,昨日艳阳高照,今天一早就飘起蒙蒙细雨,黑色马车驶出长安顺着官道南下的画面,有些意境。

    坐在马车里的韩唤枝翻开手里的卷宗看了看,这份卷宗昨天夜里关柔才派人送到廷尉府,如今关柔在何处连韩唤枝也不清楚,那个年轻姑娘像极了一手把她带出来的耿珊,做事的时候比男人还要狠,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韩唤枝把杨家的案子交给她的时候曾经犹豫过,因为他了解这姑娘的性格。

    一旦她跟住了什么人什么事,阴魂不散。

    卷宗是里这几日关柔对杨家的调查,韩寒之看过之后把卷宗放在一边闭上眼睛休息,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韩唤枝对他的马车那么在乎,其实原因也简单,他只是想让自己休息的时候舒服些,因为他休息的时间和别人不一样,唯有在路上的时候他才能放松下来。

    官道平坦,车不颠簸,韩唤枝很快就睡着了。

    车夫听到了马车里传出来轻轻的鼾声后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那是一种得意,对自己驾驶马车技术的得意。

    细雨蒙蒙,春寒乍现,马车上和黑骑廷尉的铁甲上是一层水雾,官道修建的很夯实所以不会因为一场雨就变得泥泞,修官道犹如建城墙,大宁立国之初铺造的第一天官道是从长安到江南安阳郡,已经数百年,官道上还没有一棵草能钻出来过。

    农场里,新来的十几个长工在雨中劳作,农场官员顾尝站在走廊里看着眼睛里有几分满意之色,手下人擎着伞站在一边笑道:“新来的人比去年招来的要便宜三成,可是这干劲比去年来的那些人要强百倍。”

    顾尝嗯了一声,问:“你是从哪儿找到这些人的。”

    手下彭岩回答:“就是附近大围庄里的农户。”

    顾尝嗯了一声:“太子殿下明日就要到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廷尉府就会有人过来,去年来的是千办耿珊,今年还不知道是谁,可你们都要小心些,廷尉府的那些鬼见愁一个都不能得罪,你我的荣辱只是他们一句话而已。”

    彭岩笑道:“难道还能来一位比耿珊更让人头疼的?总不至于是韩唤枝。”

    顾尝摇头:“韩大人那么忙,怎么会来......你去告诉他们不要再干了,回工房里休息就是,今天的工钱也会如数结算给他们,另外让厨房熬一锅姜糖水给他们。”

    彭岩连忙点头:“有大人体恤他们,他们真应该感恩戴德。”

    说完之后举着伞跑进雨幕里,这雨雨点不大可是足够细密,让天地都变得灰蒙蒙的。

    顾尝想着也没什么事,这种天气能有什么事,难不成廷尉府的大人还会冒雨来?

    应该吃火锅。

    农场一侧马厩旁边的茅草房屋顶上,关柔小心翼翼的动了动把迷住眼睛的雨水擦掉,她昨夜里就在这里趴着了,身上披着一件用稻草做出来的伪装,趴在屋顶上几乎融为一体,谁会没事盯着屋顶看,她只要没有太大的动作,就算是站在不远处也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的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那些农夫,追查几日,她基本可以确定潜入农场里的这十几个人都和杨家有关,其中有些人甚至和一个已经消失了二十年的江湖门派大开合大门有关。

    自从二十几年前商九岁一战封神后,大开合刀门也销声匿迹,传闻在商九岁击杀甄轩辕的当夜,有一批神秘人闯进大开合刀门,刀门上下一百多口人全部被杀,只是这案子后来并没有什么细节披露出来,也没有听说廷尉府的人追查过。

    可关柔在廷尉府的档案里查到,灭大开合刀门的人,极有可能就是上一任廷尉府都廷尉。

    时隔二十几年大开合刀门的弟子再现江湖,十之七八和当年逃走的那两个人有关,廷尉府的档案里有那两个人的调查,但并不清晰,一个叫擎苍一个叫牵黄,是当时大开合刀门门主的两个得意弟子,也是甄轩辕的师弟。

    那时候的江湖之中有句话流传甚广叫做三人可屠龙,这句话就足以说明甄轩辕加速牵黄擎苍三个人的实力有多恐怖,可关柔不怕,廷尉府的人查案从来都没有怕过。

    雨越来越大,从细密的雨星变为瓢泼大雨,在农田里干活的那十几个人抱着头往工房跑回去,偌大的农场里看不到一个人,可关柔依然不能动,她趴在那任由大雨冲刷。

    当初刚进廷尉府的时候耿珊就对她说过,在廷尉府里要想让那些男人看得起,就必须比他们更优秀,比他们更狠,更让都廷尉大人觉得可以信任,不要以为自己是个女人就可以少做一些事,那样的话换来的只是男人们理所当然的蔑视。

    这句话关柔一直记着。

    上天其实对女人不公,做一样的事未必能得到和男人同样的待遇,只有做的更好才能勉强获得认可,她曾经问过耿珊,什么时候男人和女人才会完全一样,耿珊想了想后认真的回答......永远不可能。

    很无奈。

    关柔不知道千办大人的说法对不对,也许未来会善待女人,在某一个时代。

    就在这时候关柔看到工房那边有两个人开门出来,往外看了看,似乎是在确定外面有没有人,等了一会儿之后那两个人随即往陆王居所跑了过去,这般大雨,谁会没事在外面看着,这两个人也足够狡猾,先是跑到了不远处的茅厕,然后从后边绕出来,贴着矮墙一路小跑到了陆王的院子外边。

    关柔趴在那看着,自言自语似的低声说了一句:“别开门。”

    她盯着那边,她希望陆王不要开门,那门一旦打开的话很多事就变得复杂起来,陆王因为他的儿子才没有被处置太狠,世子李逍善在北疆战功赫赫已经升为正四品将军,陆王没必要牵扯是非。

    门开了,那两个人闪身钻进院子里。

    关柔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她不愿意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这件事牵扯到了杨家本来就已经让她很头疼,再牵扯进去一位亲王的话......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这是皇家事,查清楚了,因为知道的太多太清楚,陛下反而不喜,并不是每个人都是韩大人。

    可她是廷尉府的百办,有些事,她必须去做。

    大雨滂沱之中,关柔慢慢的往后退,退到后房屋顶滑下去,用最快的速度靠近陆王的院子,人如同壁虎一样从后房墙上爬到屋顶,她的手在腰带上按了一下,腰带上拉出来一根很细的铁索,将铁索一头缠绕在屋脊上,她人倒挂着慢慢放下去。

    窗子开着,这么大的雨不关窗可不是打开天窗说亮话而是心里有鬼,开着窗可以看到外边,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倒挂在屋顶的关柔尽量不发出来一丁点声音,可是却难以压制内心的紧张,纵然再不得势那也是一位亲王。

    屋子里,陆王来来回回的在踱步,那两个溜进来的人站在门口位置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低声说着什么,可是很快陆王就变得厌烦起来,摆手打断了那两个人的话。

    “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陆王看着那两个人:“我对杨家最大的善念也只是不会把你们接触我的事说出去,当年皇后待我很好,杨家之中我也有几位故交好友,正因为如此我看到杨家如今已经可怜到这个地步才不会检举你们,你们走吧......另外再帮我劝一下杨宗阳,正因为他曾经和我算得上是朋友我才多说两句,他没有能力改变时局,但有能力让杨家人平平安安的活下去,该怎么选择他应该很清楚。”

    说完这句话之后陆王摆手:“你们走吧,就当你们没有来过。”

    那两个人一个是杨家的人,名叫杨东元,是杨宗阳的族弟,另外一个是天字科的人叫拓跋朗。

    “王爷。”

    杨东元垂首道:“既然王爷心意已决我也不能再多说什么,我代表家主多谢王爷的好意。”

    他忽然抬起头,眼神里闪过一丝阴狠。

    “但,有件东西希望王爷能够借给我。”

    陆王皱眉:“什么?”

    “王爷的人头。”

    杨东元狞笑着靠近陆王:“唯有王爷这样的大人物死了,才会惊动韩唤枝,唯有韩唤枝离开长安城我们才有机会杀他,杨家上下都会感念王爷的好处。”

    他抱了抱拳:“请王爷成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