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舌尖上的大宋 > 第1384章:变法的弊端(下)
    李朝仁的案子其实没什么可说的,一场误杀,把一个好好的汉子刺配到扬州厢军里来,命是保住了,可人这一辈子也完了。

    杨怀仁更在意的,是李朝仁的故事里那些细节所反应出来的问题。

    赵煦重夺皇权之后,在一众新党的怂恿之下,便迫不及待的恢复元丰时神宗新法,青苗法兴农,免役法养民,保甲法强军。

    这些新法,如果单是从理论上讲,是没有什么错的。但是实际效果上来说,就差强人意了。

    给穷苦人粮种,鼓励开垦荒地,穷苦的百姓有了地耕种,便有了生活来源,的确可以让一部分穷苦民众的生活好起来。

    但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情况,穷县这么办的确是改善了民生,提高了税收,但富裕的地方呢?这么办就破坏了原有的土地经营模式了。

    其实这么做也是有改善地方地主圈地的状况,大批的新晋地主便是从北宋开始诞生的,所以新法就破坏了这些地方豪强的利益了。

    就说李朝仁的老家李家庄,虽然不能说他们是豪强,但一个地方大族,自然有他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延续多年,大家也都习惯了,忽然朝廷来了政令要改变,百姓自然不适应。

    可恶的是古代信息不畅通,从东京城出去二百里就可以说天高皇帝远了,地方官吏能不能执行,又是如何执行就成了个大问题。

    李朝仁本来生活的好好的,偏偏因为冲动下的一拳,便把人生给毁了,他的家人怎么办?这种事皇帝不会知道,也不会管,朝堂上的那班大佬们都是神活的,更不会关心。

    追究其原因来,还是变法给闹的,官府在地方上是很强势的,欺压点平头百姓,还是正常现象,北宋中后期为什么遍地山贼?就是官府给逼的。

    把良民逼成了山贼了,官府便没办法了,剿匪这种事官府是办不了的,地方厢军也不用指望,每年当然也会像模像样的去剿匪的。

    但这样的剿匪也是做样子,目的还不是从乡绅手里骗点银子花花?

    当了山贼的良民本来也是战战兢兢,后来见厢军连花架子都算不上,也就胆子大了起来,要是有个两三个江湖人物带头的,那就更是为祸乡里。

    李朝仁本来被判了死罪的,指不定没到秋后,这小子就能从大牢里跑出去当了山贼。

    后来临淄县尊改判了流刑,杨怀仁也听出来是为什么了,并不是李家庄的族长多么大面子,头前去了两遭不是也没说动县尊吗?

    不用猜,要么是李家族长没送够了钱银,要么是开出的条件没达到县尊的心里。

    为什么后来去第三趟就说动了县尊呢?杨怀仁听到的是离家族长带了一个量粮食的斗去了县衙。

    斗,不过是一个量具而已,不值几个钱,为什么县尊老爷就改了主意呢?

    让杨怀仁猜得话,那就是离家族长无奈之下,冒着风险戳破了县尊老爷敛财的法子了。

    青苗法要把老百姓打的粮食从官府过一遍,大斗进小斗出这种事,老百姓不是看不出来,是不敢说罢了。

    当变法成了地方官员捞钱的门路,还指望新法能成功?

    免役法本身也是体恤万民的好法子,别看大宋国土没有其他几个大朝代大,但人口却是历朝历代最多的,所以百姓服役本来就比任何朝代都少,而且朝廷还管饭又开工钱的。

    免役法的产生,就是因为劳役充足,很多地方百姓根本没有劳役可服,所以为了国家财政,才想出来这么个法子,让百姓以钱换役。

    这本来也没什么,只是免役法里变相的把百姓分成了六等民户,就整出不公平来了,老百姓自古以来都是不患富而患不均的,这么搞这不逆天行事吗?

    有些东西放到后世可行,在古代就不行,普通民众的思想没有那么开化,把所有百姓当成读书人那么高尚的情操来看待,这不傻吗?何况读书人的情操也怪怪的,没法说。

    保甲法就更奇怪了,北宋军事羸弱,不是缺少军人,而是军人素质不行,造成这种局面也是文人权力过大,然后文人利用权力无限挤压武人所造成的。

    其实大宋的军人不但不少,而且非常冗余,那么多厢军要养着,难道文人们觉得要跟契丹人玩人海战术就能把辽国淹没了吗?

    吹牛比的时候自然是说宋人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把辽国演了,可真实情况是吹牛不用上税,所吹牛的人多,真正冲契丹人吐吐沫的人是没几个的。

    何况厢军是个什么熊样子,杨怀仁是亲自见过了,这样的军人别说一两百万,就是一两千万也白搭,上了战场全是白给的。

    以前杨怀仁知道宋朝的几次变法没成功,那都是从后世的历史上学来的,从庆历新政到元丰改制,到现在的绍圣绍述,不论是范仲淹、王安石还是章惇,都没有成功。

    这帮人想法是好的,可惜没有多少执行力,所以喊的山响的改革全都成了空中楼阁。

    现在新法才施行了两年,虽然这些弊端还不那么明显,但也不是没显山露水了。

    朝堂上的那些大佬们,杨怀仁觉得凭他们的本事不应该没看出来,至于为什么不说,那原因就多了。

    一方面,新法是他们的政治主张,他们当年因此被贬谪过,那时候别发配什么边地岭南的时候都在坚持着,没理由现在皇帝都支持他们,他们反而因为出现了弊端就放弃了自己的主张的。

    另一方面,其实新法也不是个集体智慧的产物,几个最高层的新党领袖拿出来的政策罢了,手下的人,更多的是摇旗呐喊,至于新法的内容,他们是不会仔细研究的。

    最后呢,这个原因有点可怕,新法的实施其实只不过是个幌子,是他们打倒政见不合者的一把武器而已。

    新法能不能改善国运,他们还没有那么长远的眼光,但作为武器砍翻旧党,才是他们最介意的事情。

    文人狠起来其实很可怕,软刀子杀人其实更疼。武人杀人简单直接,文人杀人就不这样了,一刀宰了不算痛快,诛心诛神才是折磨人的最高境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