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苍黄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告老归乡(上)
    你先下去吧,这本奏疏,你拿去批。”皇帝的语气很平和,却让潘链有点无地自容。

    潘链颤颤巍巍的向皇帝行礼,倒退着出去,半道上,趔趄下,差点摔倒在地。

    林公公面不改色,好像没有看见,柏公公脸上滑过一丝笑意,随即正色。

    待潘链退出去后,皇帝才抬起头,示意俩人过去。

    “太后说,今年夏天想去寒山避暑,朕想也是,这段时间,大家伙都辛苦了,寒山的房子够多,大家一块去,柏公公,你先去打个前站,打扫下。”

    “老奴遵旨。”柏公公顺从的答道,林公公皱眉:“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启程,虎贲卫现在主力在外,桥真人外出了,灵蓝真人也不在宫里,皇上....”

    林公公的意思很明显,不赞成这个时候上寒山避暑,两大宗师都不在宫里,桥真人是去某个隐世仙门拜访,灵蓝真人则去什么荒野之处找什么灵药,宫中警卫缺乏。

    “不是还有禁军吗,再说了,朕不相信缺了他们,朕的安全就有问题,”皇帝很大气,也不以为然:“再说了,这要走,怎么也得再过上一个多月。”

    林公公心中苦笑,桥真人和灵蓝真人这才出去没多久,按照以往的经验,俩人要出去了,一时半刻是回不来的。

    “粮库一案该结案了,这柳寒干得不错,这个人,林公公,你举荐得好。”皇帝心情很舒畅,塞外的胜利,扬州新税制的顺利,让他感到重担卸下多半。

    “还是陛下的洪福。”林公公答道:“只是这个人来历还是有点问题,皇上若是....”

    “张爱卿,你说说。”皇帝笑呵呵的,扭头对张猛说道。

    “来历不清是个问题,可问题是,我大晋有多少子民流散在外,草原,西域,吐蕃,听说海外还有,贫寒之人,为谋一食,不得不铤而走险,但这不能说他们不心向大晋,皇上胸怀天地,只要是人才,有为朝廷效力的心,皇上就会量才而用。”

    张猛缓缓说着,林公公沉默半响,躬身施礼:“是奴才小心了。”

    “你小心没有错,”皇帝豪爽的挥手:“说来这个人才还是你发现举荐给朕的,这要记你一功,传书给柳寒,让他尽快将查抄的银子送到京里,将财物尽快变现。”

    “是,”林公公答道,迟疑下,他又开口说道:“陛下,柳寒还建议了两件事,只是这两件事,奴才以为在他职权范围之外,虎贲卫不能干预朝政,奴才便没有上报。”

    皇帝心情很好,笑着对张猛说道:“看看,这老东西,忧谗畏讥的样,将来这满宫太监怎么交给你管。”

    林公公正色道:“陛下,内卫不得干政,这祖训,太祖也有内侍不得干政的训导,奴才必须小心自律,否则有污陛下的圣明。”

    “圣明不圣明,倒无所谓,不过,这自律倒是很好,柏公公,你可要记住。”皇帝赞赏的点头,目视柏公公说道,这是皇帝第一次明确表示,要将内卫交给柏公公。

    尽管早在猜测之中,可林公公心里依旧有些黯然。

    林公公不动声色拿出柳寒的一封奏报交给皇帝,皇帝先是皱眉,随后神情慢慢变得明亮,看完之后他没有照惯例立刻递给张猛,而是重新读了一遍,又凝神想了想,才递给张猛。

    “张卿,你看看,可行否?”

    张猛自然早就等着,没有丝毫意外的过来接过奏报。

    奏报与奏疏不一样,遣词用字随意性很大,奏疏则有严格的格式,用词有严格的规范,绝不能错半点。

    “在吴郡设市舶司,对出口进口的商品征税,这倒是符合他的思路。”张猛看后笑呵呵的对皇帝点头:“我看这个法子行,吴郡一地,每年的进出口额居然有数百万两,就算十税一,每年也能收到数十万两,有这笔银子,花上几年时间,便可以建成一个海洋水师,这笔生意,划算。”

    皇帝点头:“这柳寒是个人才,这到江南才多久,就能提出这样的建议,盛怀在江南十年,却一点没有发现,真真尸位素餐!除了捞银子,什么都没干。”

    说到后面,皇帝的恨意难以阻挡的溢出来。

    林公公面色沉静,柏公公却跃跃欲试,他正要开口,林公公轻轻咳了两声,皇帝扭头看着他:“身子骨还没好?让御医看过没有?”

    “已经看过了,谢陛下关心。”林公公说道,他这一打岔后,柏公公悚然而惊,立刻沉默了。

    “这事让吴郡太守上个疏,尚书台议议。”皇帝说道。

    “皇上,老奴求见。”门外传来苍老的声音,皇帝微怔,随即点头,林公公立刻转身,穆公公已经在黄公公的搀扶下进来。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回去休息吗。”皇帝对柏公公说:“拿张凳子,给穆公公坐下。”

    “不敢,老奴不敢。”穆公公颤颤巍巍的说道,黄公公在边上扶着他,穆公公拿出一份奏疏,林公公连忙接过来,送到皇帝案上。

    “你也上疏。”皇帝没有看,放在边上,很显然他心里有些不高兴。

    穆公公叹口气:“陛下,老奴年级大了,精力实在不济,老奴请求告老回乡。”

    林公公大吃一惊,不由看了黄公公一眼,后者显然也大为惊讶。

    “干爹,您老...,您老在说什么啊!”黄公公很是着急:“您老不过患病,太医看过了,说没啥大碍的。”

    皇帝也十分震惊,穆公公不但是宫里上万太监的总管,还掌控着内卫和虎贲卫,还兼任管着禁军,宫里的安全等,全是他一手在抓,泰定帝病重那几年,他的权柄甚至超过了尚书令。

    满宫的太监和宫女,从来没人想过穆公公会离开,他就像一棵参天大树,一枚定海神针,有他在,这宫里的上万宫女和太监便觉着安心。

    林公公看着穆公公,眼中满是悲戚,却没有开口,柏公公上前两步,同样不解的问道:“祖宗,您这是怎么啦”

    穆公公摇摇头,冲皇帝跪下:“陛下,老奴自八岁入宫,到现在已经六十年了,前后伺候了三位主子,战战兢兢到现在,老奴老了,做事经常出差错,无法再伺候主子,还望主子让老奴回乡。”

    皇帝沉默半响,眉头微皱:“你也算三朝元老了,要养老,难不成宫里还不行?”

    “皇上隆恩,让奴才在宫里养老,奴才该感激,可奴才想回家了,家里虽然没什么人了,可奴才还是想回家看看,还请皇上看在老奴这几十年辛苦上恩准。”穆公公说道。

    皇帝看着他,目光中带着深深的疑惑,似乎要看穿穆公公的真实想法,穆公公神情坦然,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上的皱纹却更多了,几颗明显的老人斑贴在脖子和额头。

    苍老,难以掩饰的苍老。

    以往睿智的目光,现在满是疲惫。

    “父皇临终前,对你还念念不忘,特意叮嘱朕,对你要优渥,是不是朕那做得不好,你这就非要走?”

    穆公公推开黄公公,整整衣衫,慢慢跪下,对皇帝叩首,再抬头已经是涕泪满面。

    “先帝和陛下的洪恩,老奴这辈子都报答不了,可老奴正是想到先帝,想到陛下,老奴这才非走不可。”穆公公泣声道:“说句冒犯的话,先帝待老奴如弟,老奴能有今日,多亏先帝教导,可老奴老了,这段时间犯了不少错,老奴想,与其将来因犯错,被陛下责罚治罪,倒不如现在告老归乡,还能落个善始善终,全了这段主奴之情。”

    穆公公跪在地上,皇帝眉头稍展:“你先起来,黄公公,扶你干爹起来。”

    黄公公将穆公公扶起来,皇帝沉默半响,房间里空气十分凝重,连张猛都没敢开口打破沉默。

    穆公公,他的威权可不仅仅在宫里,他若离开,甚至可能影响朝局。

    穆公公站起来,黄公公现在也平静下来,小心的搀着穆公公。

    良久,皇帝终于开口,有点象喃喃自语,又有点象是在说服他人:“善始善终,是啊,这宫里,有几个人能善始善终的。”

    抬头看着穆公公,温言道:“穆公公,你先回去吧,你要走,还得太后点头。”

    “多谢陛下。”穆公公又要磕头,皇帝摆手道:“免了,免了,黄公公,扶你干爹出去吧。”

    “是。”黄公公搀着穆公公出去。

    林公公和柏公公目送俩人,林公公无声叹息,心中满是凄凉。

    “你们也回去吧,柏公公,你拟个条陈上来,要带多少人到寒山,拟清楚。”

    “是,陛下。”柏公公答道,兴致显然没有刚才高了。

    “告诉柳寒,尽快将查抄的银子送京里,唉,太原王该班师回朝了。”皇帝的兴致也同样不高,语气间难掩萧瑟。

    俩人离开后,皇帝看着张猛,迟疑下问道:“你怎么看?”

    张猛略微想了下:“这是陛下家事,还是陛下决定吧,臣不敢多言。”

    皇帝眉头再度皱紧。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