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025章 是何言与
    纪府的正堂之中,纪全站在门口,明明只是个瘦小的老头,却犹如巨大的雄狮一样挡住整座纪府。

    纪夫人钗发凌乱,瘫坐在椅子上,不断用丝绸手帕擦拭眼泪,丫鬟轻轻帮她揉肩。

    纪府大少爷身穿秀才服,站在母亲身边,面色阴沉,冷漠地看着自己平日最疼爱的二妹。

    纪府的二少爷不在,小少爷纪灿不过十三岁,却比纪全还高,左手握剑鞘,右手握剑柄,微微弯着腰,如同捕食的凶狼一样,盯着前方的二姐,好像随时可以拔剑斩出去。

    纪家二小姐纪月年过二十六,一身朴素的淡青色襦裙,圆脸细眼,相貌端庄,挺胸抬头站在正堂之中,平静地看着父亲。

    “三月十五的童生试,我一定去!”说话间,纪月的脊梁又稍稍挺直一分。

    小少爷纪灿愤恨地道:“二姐,你凭良心说,父亲平时对你如何?”

    “百般爱护。”纪月道。

    “二姐夫战死后,谁第一个把你接回家,让你免遭婆家折辱?”

    “是爹爹。”

    “那么,是什么让你如此大逆不道,变成了一个不孝女!”纪灿眼中闪着愤怒的火焰。

    纪月毫不畏惧地道:“考童生不等于不孝,我哪怕成为童生甚至成为文位更高的女读书人,都会一直孝敬爹爹。”

    纪灿一指吹胡子瞪眼的纪全,道:“你就是这样孝敬父亲的?把父亲气成这个样子,叫孝敬?”

    纪月牙齿轻咬下唇,随后一咬牙,目光坚定,缓缓道:“是何言与?”

    “你……”纪全一个堂堂翰林,指着女儿,面色发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纪灿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姐姐。

    纪月的母亲更是气得直翻白眼,身后的丫头急忙用力顺她的后背。

    “是何言与”,涉及十三经之一《孝经》的一个典故。

    曾子曾经问孔子,儿子是不是只有绝对听从父亲的命令才能算孝。

    孔子却说这叫什么话,反对这种说法。也就是纪月说的“是何言与”。

    孔子后面补充,如果国君做事不义的时候,臣子劝谏国君才能叫忠诚,父亲做事不义,犯下错误的时候,劝谏父亲的孩子才能叫孝子。做孩子的如果一味服从父亲的命令,怎么能叫孝子呢?

    纪月说这四个字,就等于在引用孔子后面整段的话。

    纪灿父子都读过《孝经》,甚至连纪母都读过,都没想到她会用众圣经典来反击。

    纪灿怒道:“你不过读了几年书,就狂到没边了!圣人之言也是你能用的?你说父亲不义?来,你说说,父亲哪里不义!”

    纪月沉默数息,缓缓道:“我若说了,爹爹会生气。”

    “我替父亲保证,你可以说!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纪灿怒道。

    纪全略显不悦,却也没阻止自己最心疼的小儿子。

    纪月看到父亲没有阻止,眼中闪过失望之色,果断道:“人族面临灭族危机,继续扩充读书人,身为女子,若能晋升读书人,为人族效力,是否是义举?方圣乃是人族半圣,统帅群伦,他下达圣谕,招收女读书人,我等景从,是否是义举?我知父亲不喜男女同考,但没有隐瞒,而是主动恳求父亲答应,是否是义举?小弟,我倒要问问,平时你自称读圣贤书,知人明理,为什么得知我要参与今年的童生试后,就咄咄逼人?你以前的男子汉风度呢?你以前读书人的气概呢?难道是因为今年也参与童生试,生怕我抢了你的风头?”

    “你……你血口喷人!父亲,你看姐姐,说不过我又胡搅蛮缠!”纪灿猛地转头看向方运,眼中泪光闪烁。

    纪全一看最像自己的小儿子竟然哭了,勃然大怒,道:“你这个不孝女,是不是要气死我啊!”

    纪月看到如此熟悉的一幕,想起每次自己和弟弟冲突都会被父亲斥责,眼泪在眼眶中打转,问:“爹爹,难道在您眼里,我这个女儿就不配读书,不配当童生吗?”

    纪全一看女儿眼眶发红,冷哼一声,道:“我如果认为你不配,当年就不会教你读书识字,也不会让你如跟巾帼社的女子鬼混。女子不能当读书人是规矩,这个规矩,现在不能破!”

    “是谁立的规矩?是孔圣吗?”纪月问。

    纪全愣了一下,道:“当然是孔圣!如果孔圣允许女人成为读书人,会直接把才气赐给女子,为什么偏偏只给男人?科举为什么只录取男子?这不仅仅是孔圣的规矩,也是众圣的规矩!”

    “那现在,方圣立下了方圣的规矩!”纪月道。

    纪全热血上涌,怒道:“纪家不能提那个凶徒的名字!他害纪家、害庆国、害庆君还不够吗?若不是他,庆君何至于惨死!若不是他,纪家何至于败落成这副样子!纪家一切,拜他所赐!他必然会遭到众圣联手反对,他的规矩不应该存在!”

    “那爹爹是说,您可以否定半圣的规矩?”纪月问。

    纪全猛地迈出一步,一挥右臂,一巴掌甩在纪月的脸上。

    纪月捂着脸,惊愕地看着父亲。

    纪母和纪家大少爷难以置信地看着纪全,纪灿则跟着冷笑,眼中充满得意之色。

    纪全看着女儿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滑落,猛地转身向外走去。

    纪全一边走一边道:“来人,把月儿用链子锁起来,关进她的闺房,十五之前,不准离开纪家半步!谁敢放走她,老子连你的腿一起打断!这庆国,这纪家,不姓方!”

    纪灿嘿嘿一笑,道:“二姐,现在知道什么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了吧?我都说了,你们女人不配读书,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躲在你的闺房里绣花吧,等我中了童生,你再敢欺负我,我就用才气教训你!哈哈哈哈……”

    纪灿大步离开。

    “二妹,走吧。”纪家大少爷向家丁使了个眼色,把纪月连推带拉关进闺房。

    纪月坐在床边,偷偷从褥子下拿出一本书,轻轻抚摸。

    《论语新注》

    初十的清晨,纪家的大门被轰然撞开。

    一个进士带着两个举人迈步走了进来。

    纪家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见为首的进士举起令牌,朗声道:“刑殿收到举报,纪全阻挠圣谕,私设牢狱,即刻抓捕归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