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赝品太监 > 第一六三章 匈奴王作乱德哈林
    自公元前秦始皇发兵三十万,派蒙恬北攻匈奴始,前后约六百多年,两家一直战乱不休.汉武帝鼎盛时期,三次出战大败匈奴,将其赶往边塞地区。&笔趣阁

    wWw。biquke。COM匈奴又分为左右单于,左右贤王。乌儿苏丹一支为左单于,流落在河西一带的为右单于。右单于王乃是大单于冒顿之后裔,多年修炼,几经周折,渐成气候。

    现任单于名为布雷达。布雷达年交二十来岁,正是血气方刚之际,幼年便受祖父及父亲的教诲,知道他们的的祖先是夏朝人的后代,全都是中华人种,他们的根就在中原之地,只有光复了中原,把那大片广袤的农田变为牧场才算遂了祖先之志。

    布雷达接任右单于之后,雄心勃勃,先后征服了附近几家部落,最后才把目标对准汉人把守的城池上。甫一交手,方才知道这些汉家守城的大将只不过是纸糊的关公泥捏的张飞,一帮子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平日里气指颐使,飞扬跋扈,打起仗来却比兔子跑得快。布雷达不费吹之力,连下三城,顿时名声大震。如再拿下金城关,顺势往东进发,不出半月,汉家都城指日可待。

    布雷达欲要乘胜追击,有从军参赞薛守义告曰:

    “大王不可,此三州乃不毛之地,汉军并无着意防备,再往前去必定受到激烈反抗。目前我军虽胜毕竟人数上占了劣势,不如就地休整,扩军备战,等羽毛丰满之后再取内地不迟。”

    薛守义是汉人,祖籍中原开封人氏,原是个落第举子,学富五车,满腹经纶,怀才不遇,无处可投,后流落到夷地。他先给老单于当过管家,后受单于王抬举,封他了个小官。再后来,他娶了房番女当媳妇,生了几个胡儿胡女,方才得到番王的信任和器重。

    布雷达自小拜薛守义为师,读汉文,学语话,四书五经虽然学得不十分精通,大意是了解的。薛守义画了张地图挂在墙上,经常指给布雷达看,哪儿是古都,哪儿是西湖,长江、黄河如何等情。布雷达问:“中国有几个草原大?”薛守义说:“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这么说吧,它们一个像大象,一个像老鼠,甚至还没有一个老鼠大。”布雷达暗下决心,长大以后要征服这头大象。布雷达很听老薛的话,老薛也确实有些本事。就这样布雷达封王之后,薛守义就成了他的狗头军师。

    遵照薛守义的建议,单于王布雷达以凉州城为据点,招兵卖马,广聚钱粮,准备刻日发兵金城关。

    凉州总兵马上青率少数人马逃到金城之后,金城关守将刘占科闻听贼势浩大,不敢私自做主,立即发八百里急报,奏请圣上急速选将派兵扫灭番寇。

    王书贵虽不管军事,但他身为首辅,凡是面圣之事一般先经他手。这回王丞相多了个心眼,他并未急于让信使见皇上,而是安排他们住在馆驿。他本想借此机会让皇上直接任命赵小高为统军大帅去边关的,奈何赵小高刚刚吃了败仗,不好在皇上面前张口,最终还是不得不把帅位让给那个小太监潘又安。但这回不能便宜了他,让赵小高当个押粮官,必要的时候给小太监过一手。计议停当,王书贵上朝将边关急电向小皇上奏道:

    “吾皇万岁、万万岁!臣接边关急报,左单于布雷达统一了周边部落,拥兵二十万,来势凶猛,已经攻下我肃州、甘州、凉州等重要城镇,不日即到金城关。”

    小皇上听说有兵来犯,立刻就傻了眼,喘了口粗气问道:

    “依相父的意思该如何处置?”

    王书贵言道:“陛下不必惊慌,所谓兵来将,水来土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有兵部尚书、潘又安潘大将军在,何虑区区胡虏?”

    小皇上点点头说:“没料到相父和朕想到一块儿了,朕也是这个意思。执事太监快快传朕旨意,即令皇弟潘又安明日校场点兵,速速剿灭番贼。”

    小太监突然闻听边关有失,接着老贼又举荐他为征讨大帅,略一沉思,上前秉道:

    “陛下,臣有一事启奏。”

    小皇上笑道:“皇弟呀,你跟我谁和谁,还这么客气干嘛?但说无妨。”

    小太监说:“这次出征,关乎江山社稷大事,必须有大批众将随从。”

    小皇上摇摇手说:“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把朕当傻瓜了,谁说让你单打独斗去了?”

    小太监说:“陛下,除了众将之外,臣还要保举一人。”

    “你要谁去,尽管说,朕恩准就是。”小皇上回道。

    “九门提督曹安民。”

    “这么简单的事还值得一说,你带他去就是了。”

    “不光是带走,曹将军还有冤屈需要澄清。”

    “他有什么冤屈?好好的一个九门大提督当着,顿顿有酒有肉,朕又赏他十位娇娘,上次在相父门前杀了人都没追究他的责任,他要是是冤枉了这世界上冤枉的人就多了……”小皇上喋喋不休的说。

    小太监明白,和这个傻子一句半句说不明白,如不说清又怕夜长梦多,老贼背后使坏。于是发急道:

    “皇兄,只要您恕他无罪我就敢说。”

    “这还不容易,”小皇上张口就说,“从即日起,即便是九门提督曹安民有欺君之过也恕他无罪!”

    小太监知道皇上金口一开谅无顾虑,于是就说:

    “曹安民曹将军本是蒗荡山的土匪头儿,她不是男人,而是个女儿,她的原名叫曹花枝。”

    小太监此言一出满堂尽是低低的惊讶之声,犹如平静的塘湖里落下一块石头,泛起阵阵涟漪。

    “啊!?”小皇上叫道,“这还了得?”

    王书贵恍然大悟,怪不得呢!遂急忙出班奏曰:

    “曹花枝犯欺君之大罪,理应满门抄斩,株连九族。请皇上颁旨,即刻捉拿犯将曹花枝一干人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