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鬼撒沙 > 114章 断肠 13
    红绳结成了四耳,系在小道姑的手腕。

    这是万字结,脱胎于印度佛门,为万相之意。

    在太一宗,萧老头从来不会去主动教授给惜霜什么,通常都是小道姑闹着要和师兄们一样学东西的时候,萧老头才会教一些不算繁奥的手印决法之类的东西。

    萧老头说,入玄门愈深,只会枉惹一些因果出来,自古玄门中人,一旦入世,无论正邪,都罕有善终。

    这一点上,老天从来都是公平的,这也是多数玄门中人隐世的原因。

    小道姑抹干净了巴掌,便带着一种很郑重的使命感,异常高兴的去门口守着去了。

    屋内,那斑驳的老床上,小男孩缩着身子,眼泪花子都已经呕了出来。

    小道姑端端正正的在门口掐起童子印的时候,正干呕的小男孩忽的抬起了头,有些凶狠的盯着小道姑的背影,冷不防嘶吼一声,向小道姑冲过去。

    惜尘沉着眸子,一手掐住小男孩的手腕,一手掐出一道黄符,黄符无火自燃,将灰烬撒入桌上茶碗之中,双指搅拌之后,将茶碗端到小男孩面前,厉声喝道:“孽障,看清楚,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那碗里的灰烬忽的飞速打起了旋,黑白分明如太极,最后化为一面缭绕着青气的镜。

    屋里猛的冷了几分。

    看清那碗里映出的影子时,惜尘面色剧变,茶碗失手跌落在地上。

    那碗里,是一张猩红却让惜尘极为熟悉的脸。

    惜尘吓然松开手,倒退两步,看着小男孩,眼中尽是惊恐和不敢置信。

    小道姑到底是好奇的,掐着印,就要回头。

    惜尘面色苍白,声音都有些颤抖:“小霜,不可分神!”

    言罢,惜尘眼圈突然红了,神色慌乱,哽咽喃喃自语:“怎么可能……师父,怎么可能会是……我把他领进太一宗,真的错了么……”

    。。。。。。。。。。。。

    黄脸女人终于敲开了粮店的门,粮店主打着哈欠,没有好脸色的埋怨女人的不识趣,谁家大半夜的来买粮。

    可等到女人哭诉一般说出自己要的东西的时候,粮店主的睡意,忽的消了大半。

    粮店主神色匆匆的把女人招呼了进来,面色有些迟疑:“你要这五谷做什么?麻、黍、稷、麦、菽,和稻、黍、稷、麦、菽,此为南北五谷,除了麦米,其余四样东西,少有人来买!”

    黄脸女人被粮店主突变的话语惊到了,只是有些畏惧的摇头:“我不知道……啊,给我家孩子看病用的……”

    粮店主深深的看了黄脸女人一眼,便不再多说什么了,转身拿了五个麻布粮袋,很稀奇的用称均匀的各称了九两九钱,塞到女人怀里:“拿去,不要钱!”

    女人更加茫然了。

    粮店主犹豫了半晌:“这粮店,我祖祖辈辈守了不知道多少年,粮店祖训,凡有人同时要这五谷者,各称九两九,分文不取,不要问我原因,各行有各行的规矩,你只管拿去,若收了你钱,我这粮店怕也没了庇佑……”

    粮店主话还没说完,粮店的门外便又挤进了三道人影来。

    一胖一瘦一黄须。

    那黄须男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神色不明的笑道:“稻、麻、黍、稷、麦、菽,六谷九两九,一谷一轮回,此乃引煞之用!”

    粮店老板打了个激灵,惊骇的看着来人:“你……你怎么知道!”

    黄须男子面上毫无波澜:“古有三教九流之说,上三教,孔、佛、道;中三教,文(道情歌曲)、武(踢脚打拳)、匠(匠业工人);下三教,指须(花头画相)、绰(摆场盘猴)、敝教(叉鸡收晒)。

    上九流,一流佛祖二流仙,三流皇帝四流官,五流斗兮六流秤,七工八商九庄田。

    中九流,一流药草二流戏,三流地藏四流推,五流外裸六流勺,七拳八命九长随。

    下九流,一流王八二流龟,三流戏子四流吹,五流抬轿六抹杠,七修八摸九吹灰。

    哼,只要是老行当,各有各的规矩,各有各的隐秘,可到了这年月,还固守着以前那些老规矩的,倒是少见了!”

    粮店主面色惊疑不定,神色却有些恭敬。

    黄须男子扯出一个黄鼠狼一样的笑脸,施了一个道礼:“这位大嫂,家里应该是生了怪事吧,我们师兄弟三个陪你一同去看看吧,万一有个好歹,我们也能帮些忙,哦,我们哥仨是龙虎山来的道长!”

    这话一出,粮店主恍然过来,眼中的敬畏,却是货真价实的。

    黄脸女人大概也是知道天师府盛名的,受宠若惊一般的不知所措,只是红着眼圈不断的说着感激的话……

    。。。。。。。。。。。

    羊肉店门口,萧老头放下袁屿,拍醒了打瞌睡的惜云大汉。

    惜云大汉迷糊着眼,揉了揉袁屿说:“咱们去找老三和四丫头吧,嘛回肆儿,小五这脸色不对劲儿啊……”

    张三会却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四周望了望,打着哈欠嘟囔说:“哎呀,这一路颠簸的,怕是染了风寒了……”

    。。。。。。。。。。。

    惜尘抹去了指尖的血,看着小男孩额头时隐时现的青紫,眉头皱的很紧。

    外面有脚步声传过来,小道姑糯糯的喊了一声:“小师弟来啦,咯咯……”

    惜尘眼睛里,却闪过一抹慌乱。

    院子里,小道姑看着惜云大汉背上睡着了一般的袁屿,有些着急,抓着袁屿的手摇啊摇:“师弟呀,别睡啦,起来和我玩啦……”

    萧老头还未来得及喊惜尘出来,院子外,黄脸女人就带了那三人回来了。

    大概是对院子里突然多了这么些人有些不适应,黄脸女人满脸的警惕。

    张三会是个自来熟,摸摸脑袋,歪着头看了黄脸女人身后那三人一眼,拍着黄须男子的肩膀:“嘿,兄弟,你们几个,哪儿来的!”

    黄须男子有些厌恶的拍开了张三会的咸猪手,冷哼道:“我们几个,是龙虎山天师府张家的人?”

    张三会茫然的僵住了手,脸色异常的精彩,嘴巴子吧唧了很久,却似乎忘记了怎么说话,最后只抬手一巴掌抽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